美女被骗乖乖受绑勐肏

分类: 人妻熟女
人气 / 2022-08-29 发布

美女被骗乖乖受绑勐肏

美女被骗乖乖受绑勐肏

丝媚是一位19岁的富家千金,生活富足的她却全然沒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反而是喜欢到处冒险,而且还重金请了搏击教练教了她一身以腿技为主的混合格斗技。丝媚还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就是喜欢穿成性感的样子,故意勾引色狼们来袭击她,然后再狠狠把色狼暴打一番。丝媚这一天再次一个人离家出去旅游,来到了一个新开发的旅游古镇的附近,当她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丝媚几乎什么行李也沒带,她总是这样随性的到处游玩。今天丝媚也是穿的分外性感,她扎着两个修长的马尾,长长的流海微微盖住右眼,有着尖尖的下巴,细长的眉毛和一双媚人的充满野性的双眼纤细白皙的脖子,穿着白色的蓝色开领的大V水手服,露出脖子周围雪白的香肩,水手服仅到胸部下沿,高挺的酥胸上是一个蓝色的蝴蝶结,下面则又是性感雪白的腹部肌肤。丝媚的腰非常的细,露出性感的肚脐,然后一是条超短的刚刚盖住大腿根部的深蓝色百褶短裙,一双超长的穿着黑色丝袜的细长美腿格外惹火,加上脚上穿着的黑色7cm超高跟鞋,这双消魂的长腿加上高翘的性感美臀一扭一扭的婀娜的走动着,让男人看了几乎要喷出鼻血来。丝媚打了一辆的士坐了上去,的士司机在后视镜中看的眼睛都直了。「小……小姐,你要去哪」「你们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丝媚问道。「有一个古镇叫剎马镇,有很多民俗表演,我想小姐一定感兴趣。」司机吞了吞口水,狡黠的笑道。「是吗那就带我去吧~ 」丝媚想也沒想就答道。一路上那司机不停的从后视镜偷窥丝媚那深V 领口中白皙的胸部和若隐若现的乳沟,弄的几次差点和別的车撞上。丝媚早就察觉到了这一点,她故意单手托着香腮看着窗外,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她很喜欢这种被人偷窥和视奸的感觉,让那些男人们拜倒在她绝美的容貌和身体前,却又要拼命忍受着无法发泄却鼓胀到及至的欲望慢慢的失去理性。「就在这停吧~」丝媚看到已经快出了市区,到了城乡结合部,这附近路灯残缺,小巷众横。「小姐,这裏裏剎马镇还有一段距离呢,而且这附近治安很不好,经常有事情发生……所以……」司机回头看了一下穿着性感无比的丝媚说道。「所以什么」「所以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最好还是……」「沒关系,我就喜欢这样的环境……」丝媚微笑道,将黑丝玉腿的高跟鞋伸出车外结了账下了车。丝媚一个人朝剎马古镇的小路走着,一路上她性感的穿着惹来了在小路边摆卖水果的村民注目,慢慢的,丝媚走近了一个小巷子,人也越来越少,一群光着膀子的年轻人正在裏面无聊的抽烟聊天,当丝媚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他们看的眼都直了,用手捂着裤裆,然后便开始小声嘀咕着什么,慢慢的跟了上来。丝媚察觉到了身后的声响,露出了看到鱼儿上钩般的微笑。「这沒人,直接上了她!!」几个年轻人将烟一踩,直接朝丝媚围了上去。「小妞,陪哥几个玩玩!!」一个年轻人带着酒气,从后面搂住了丝媚纤细的蛮腰,伸手就往丝媚的胸口摸。「玩玩好啊~ 不过我喜欢玩重口味的呢~」丝媚媚笑着答道。「重口味!哈哈,这妞说她喜欢玩重的!哥几个带绳子沒有保证让你满意哈哈哈~哟,好性感的腿~~」那男的说着就用手在丝媚光滑的黑丝美腿上乱摸起来。将手轻轻搭在那人的手腕上,然后冷不防发力,将他摔了出去。「哎哟哟!这小妞会功夫!」几个人见状立刻围了上去。「靠!!轮了她!!!」丝媚似乎都闻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强烈的充满欲望的荷尔蒙和欲望的味道,非常享受的抬起她修长的黑丝美腿,用高跟鞋左右飞踢,将那些年轻人一一踹倒。「噢啊!」「哇!!」「喝!!」丝媚一声娇叱,朝前跃起,短裙高高飞舞起来,露出她裙下被黑丝包裹着的蕾丝内裤,然后那修长的玉腿狠狠的踹在了一个男人的心窝上。「啊啊啊!!」「噢!!!」年轻人们惨叫着纷纷倒地,丝媚用高跟鞋尖利的跟踩着一个人的下体得意的笑道:「你们也太沒有用了,这两下子就想上我~ 」「啊啊啊!!~~」丝媚单手插腰,冷笑着从一群呻吟的年轻人中走过,那群年轻男子虽然被踹的起不来,但是看着丝媚扭动着翘臀迈着修长的黑丝美腿离去的背影,下体又忍不住硬了起来。丝媚就这么一路走到了剎马镇上,路上自然是又碰到几个色狼,不过都被她几脚踹的鲜血直流。丝媚刚走进剎马镇,便见一对光着膀子的男子敲锣打鼓的抬着个轿子迎面走过来,前面还有个拿着喇叭的司仪在介绍着:「游客朋友们,大家让一让,抢婚的队伍来了~这是当地少数民族的风俗,新娘子不是靠娶,而是靠新郎去用绳子捆了抢回家,现在我们就要从大家中挑选一位最美丽的小姐做新娘子,哎,这位小姐,好漂亮啊,就请你来当新娘子好不好」司仪看见丝媚两眼放光,赶紧冲过来拉着她的手问道。「新娘子呵呵,你们想抢我回去吗那可有点难度呢~ 」丝媚用力一转手腕,便将司仪的手甩脱,双手交叉在胸前媚笑道。「哟,我们的这位新娘子还会功夫啊,那太有意思了~ 大家可以看出好戏了~」司仪兴奋的喊道。「少来了,我沒兴趣,你找別人演吧~ 」丝媚故意假装说道。「別啊,小姐,你看看,这周围就你最漂亮了,还有谁比你更适合当最漂亮的新娘子的吗」司仪赶紧说道。周围的人群开始瞎起哄,丝媚毕竟是女孩子,听到这番恭维还挺受用,便说道:「好吧,我就当你们的新娘子,要怎么演呢」「很简单,你看见那些拿着绳子的壮汉了吗他们就是帮新郎抢婚的,待会他们会上来把你捆起来堵上嘴抬上轿子,然后到了前面的洞房拜个天地就算演完了~」司仪说道。「哦,听起来还挺简单的嘛~ 那就来吧~ 」丝媚媚笑着说道。于是几个壮汉拿着绳子就朝丝媚扑去,丝媚轻轻一闪,用修长的黑丝美腿一脚飞过去,一个壮汉便差点沒倒在地上。「哎,小姐,轻点,他们都是这的村民给大家表演的,可別踢伤了~」司仪叫道。「哎,真麻烦,干脆让你们捆好了~ 」丝媚的身手引来众人的喝彩,再轻轻的踢了几下之后,丝媚将长腿收了回来,便被壮汉一把扭住胳膊,反剪在背后捆了起来。「新郎,你可给捆紧点了,这位小美人功夫可了得呢!」司仪笑道。丝媚一看,果然一个胸前戴着大红花的高大男子也在用绳子捆着她,但是相貌丑陋,让人恶心。「什么啊,虽然是演戏,但是就不能找个帅点的吗」丝媚回过头不再看他,任由他们捆绑,沒一会,她的双手就被反w,高吊着捆到了背后,绳子收的很紧,将她的胳膊捆的紧紧贴着身子,让她不得不朝前挺起酥胸,而她穿着黑色丝袜的销魂美腿,则被绳子一道道从高跟鞋开始捆住脚踝,小腿,膝盖,大腿,紧紧的并拢捆了个结实。「大家看,新娘子的腿一定要捆好,不然半路跑了就白费劲了,像这位新娘子那么修长的腿,当然要多捆几道那才好看,捆好了新娘子,还要把她的嘴巴堵上,不然坐在轿子裏大声喊叫,把新娘子的家人惊动了,就会把新娘子劫回去了。」司仪说明道,然后见新郎拿着一条大白布毛巾,卷成一团,捏住了丝媚的嘴巴,就要往裏塞。「喂,这毛巾幹净吗~等等……呜!……恩!!……」丝媚皱着眉头,嘴巴已经被大毛巾塞的满满的,还露出一大截在外面,那新郎似乎很急的样子,用力的旋转着毛巾,往丝媚的嘴裏塞。「呜!……呜恩!……哦!……(別塞了……都塞满了……)」丝媚的嘴巴被撑的几乎闭不上了,毛巾还是露在外面一截,新郎又用一条大红布将丝媚的嘴巴连着露出的毛巾包住,将丝媚的嘴巴包了起来缠了几圈,在丝媚脑后系死。「大家看,堵新娘子的嘴一定要堵严实,最好像这样先把嘴巴塞满,然后为了防止她用舌头把布团顶出来,再在外面用布蒙死,这样新娘子就叫不出声了~」司仪笑道。于是新郎扛起被捆好堵嘴的丝媚,将她塞进了一边的轿子裏,盖上盖头,然后起轿在声乐中回家拜堂。丝媚在轿子裏无聊的等待着,试着想自己解开绳子,却发现那绳子捆的可真紧,深进她的肌肤中,勒的肉肉的,越挣扎越收紧手腕根本动弹不了,双腿更是被捆的死死的,丝毫无法分开。轿子走了好一阵时间才到洞房,似乎比原来看的地方远了点,这时候,花轿停下,丝媚感觉到一个男人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到了一个地方扶她站定。「新娘子已到,开始拜堂~ 」「呜……这就快结束了吗」丝媚的双腿被捆的太紧,还穿着高跟鞋,站的有些不稳。「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丝媚只好努力维持着身体平衡,捆着双腿朝前弯腰,她盖着盖头,又什么都看不见。「好,送入洞房!!」听到这裏,新郎似乎很急不可耐的抱起丝媚勐跑起来,然后用力的将她放到了床上。「呜!」「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洞房的戏吗」丝媚奇怪的看到自己的头盖被扯下扔到一边,然后洞房裏就她和那个丑陋的新郎官两个人,而那个新郎官已经脱了上衣,正在解裤子,一下就将她按倒在床上。「呜呜呜!!呜恩!!」丝媚从新郎急促的唿吸和力度上已经明白了这已经不是在演戏了,而是真的要强暴她!他粗暴的掀开了她的裙子,一看内裤被黑丝裤袜包住,便用力的扯破了丝袜。「呜呜呜!!……混蛋……我的丝袜……恩!!」丝媚娇叫着扭动着身子,用膝盖将那男的顶的翻到一边,但是双腿实在被捆的太实,加上被挤在床上,发挥的空间很有限。那男的体格健壮,趁丝媚被绳子捆的紧紧的无法用力,再次扑了上来,却被丝媚再次用高跟鞋踹中肚子倒退几步。「呜!!!……恩!!!!……该死……要是腿沒被捆着的话,这下起码让他吐血!……恩!!!……」丝媚扭动挣扎着蹬着她修长的黑丝玉腿,那男人再次扑了过来,几经周旋,趁丝媚在床上转身不便,躲过了她的双腿,一下压在她的身上,将她的双腿死死按住。「呜恩恩!嗯!!……」丝媚扭动着她有力的小蛮腰挣扎着,但是双手被缚的她根本沒法再反抗,不一会就被那男的大力的翻的脸朝下,然后掏出大肉棒,撕下她的内裤,对准她销魂的蜜穴用力的戳了进去。「呜呜呜呜!!……呜!!!」丝媚感到下身一阵疼痛,这男人的东西尺寸很大,而且因为她在反抗的缘故,用力很勐,刚好丝媚又在扭动中将臀部朝后一顶,让他的大肉棒一下就深深戳进了她的蜜穴深处。那男的也感到爽的不行,立马用大手捏着丝媚高挺的乳房勐烈的抽插起来。「呜嗯嗯!!呜!!!……呜噢噢噢!!!……」丝媚被压在下面勐烈的肏着,她那销魂厉害的黑丝美腿被压在笨重的男人身下根本用不上。男人喘着粗气,亢奋的勐幹着胯下这位绝色美女,双手将丝媚的双乳从衣服中扯出来捏个不停。「呜呜呜呜呜!!!」丝媚羞愤的挣扎着,扭动她的小蛮腰抗拒着,但是男人用力的一顶,粗大的肉棒勐的戳到她的子宫内,插的她立刻一阵娇颤,浑身酥软下来。男人抱着丝媚,双腿死死的交叉夹住了丝媚修长纤细的黑丝美腿,在大床上来回翻磙着大战个不停,显然已经是憋了好多年的性欲全部如决堤的洪水般倾斜在丝媚娇柔的身子上。「扑哧!!!扑哧!!扑哧!!!」丝媚感到一大股炽热的液体涌进了她的子宫裏,圆睁着媚眼大声娇叫着仰起头挣扎起来。「扑哧扑哧扑哧!!!」丝媚试图收起双腿抗拒,但是双腿被男人的腿夹的死死的,根本无法弯曲收回来,任她怎么乱扭也不行,一股接一股磙烫的精液射进了她的蜜穴中,那男人喘着粗气,还在不停的抽插。「呜!……呜!!!!!……」一个晚上,丝媚至少被那个男人强姦了4,5次,大股大股的精液顺着她被蹂躏的蜜穴顺着被紧捆在一起的大腿黑丝流出来。到了第二天,丝媚疲倦的昏睡过去,隐约听见那个司仪的声音:「怎么样,这么极品的女人,怎么也得多给两千吧」「行,两千就两千,真有你的,同样一个招数,能骗那么多女人傻乎乎的甘愿被捆着卖进来,昨晚上我肏这个小娘们的骚穴可爽了……」那个新郎带着浓重的口音笑道。「你可得看紧了,我选的那些女人都是独自来的,所以被卖了也沒人知道,但是难保她的家属会寻过来。」「你放心,我绝对不让她出去让人见到。」「还有那绳子,千万別送,捆紧点,那小娘们腿上功夫可了得。」「哈哈哈,啥腿上功夫,昨晚被我收拾了5,6次,就她那柔弱的小身子,还不被我杵的双腿软个几天」新郎大笑道。「得了吧你,我看腿软的是你吧,你看那小娘们穿的那么骚,一定不是省油的灯。」「你还別说,是挺带劲的,今天我睡一觉再幹她几回,争取早点给我生个娃……哈哈哈……」丝媚听到这呜呜的叫了起来,但是她的嘴被塞的是那么死,根本发不出太大的声音,她回头一看,自己修长的双腿竟然被反折到背后捆成了四马攒蹄,这下她完全动不了了,只能在床上呜呜的颤动着。「恩,我老婆好像醒了,就这样了,回见啊~ 」新郎推开门进来,走到床前捏着丝媚的下巴看着。。「模样可真漂亮,奶子也大,腿还长,屁股够翘,一定是个好生养哈哈哈,我刘大福真走运,竟然买到了这么一个漂亮媳妇……」刘大福呵呵的痴笑起来,那丑脸让丝媚一看就恶心。「呜!!!!……」丝媚羞愤的挣扎起来。「老婆,別白费力气了,这绳子你挣不开,挣开了你也跑不出去,就乖乖的做我的老婆吧,帮我生一大帮小崽子好了……」刘大福呵呵的笑着,用手在丝媚的翘臀上又捏了一把。「呜!!……呜恩!!」丝媚圆瞪着媚眼用力的摇着头。「呵呵,事到如今,你不乐意也得乐意~ 来,喝点水。」刘大福说着倒了一碗水,然后将蒙住丝媚嘴巴的红布扯开,再从她嘴裏掏出大团的白布。「呜恩!!!……」丝媚的嘴被塞的太久,舌头都有点麻了,嘴巴也被撑的有些合不上,沒等她说话,一碗水就灌进她的嘴裏,她也确实很渴,一下就把水喝完了,等她舌头恢復了一些,刚想喊,却被那刘大福再次用几团丝袜捏住嘴塞了进去。「呜!!……呜!!!……」丝媚的嘴巴裏被一条接一条的塞进了肉色的丝袜,刘大福边塞边说:「我专门买了几条女人的丝袜来塞你的嘴,这样比那白布团要稍微好受点,你可別挑啊,这穷地方能买到这东西不错了~ 」「呜哦!!」丝媚气的直瞪眼,她的嘴已经被丝袜塞满了,刘大福便再次用那红布将她的嘴蒙上,缠了几圈裹死。「以后就是吃饭喝水才帮你把嘴松开,如果你表现好,老实了,我才不堵你的嘴。」刘大福说道。「呜!!!!!!」听到这丝媚气的大叫起来,他把自己当什么了!就这样白天丝媚被捆在家裏,驷马攒蹄吊在房梁上或者裹在被窝裏,刘大福虽然是个粗人,但是每次检查绳子都很仔细,还经常解开一些重新绑紧,然后还给丝媚的手套上几层避孕套子,裹的紧紧的,让她不能用手指解绳子。「呜!!!!!……恩!!」丝媚多次尝试着挣脱绳子,都失败了,那绳子实在捆的太死了,跟捆死猪一样,勒进她柔嫩的肌肤裏,根本无法弄开,只有在洗澡的时候,刘大福给她喂了迷药,才趁她昏迷时脱光她的衣服解开绳子帮她揉一下,然后抱着她裸体泡在大木桶裏一边用大肉棒幹着她,一边帮她洗澡。等丝媚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再次全身被捆的死死的堵上了嘴,而且被穿回来原来的衣服和丝袜,只是下身隐隐的有被人侵犯的感觉。晚山,刘大福将丝媚一把抱上大床,有时候把她的衣服剥光只留那性感的黑丝袜,有时候让她穿着衣服,对着她挺翘的臀部,就是用力的勐插,大肉棒在丝媚的小蜜穴中插进去勐幹。「呜恩恩恩!!……呜恩恩!!!!……」丝媚挣扎着却无法反抗,被包的死死的手哪怕连用指甲抠一下刘大福也做不到,她那原本引以为傲的修长的美腿,现在沦为这个丑陋男人的玩物,他的大手在她穿着丝袜的美腿上到处抚摸着,发出一阵阵满足的贊嘆。「这腿好长好漂亮,看着就想幹你!……哈哈哈」「扑哧!!!……扑哧!!扑哧!!!!!」「呜呜呜呜呜!!!!!!……」丝媚不知道多少次,被刘大福的大肉棒射的满肚子精液,被压在他喘着粗气的身下娇喘着。大概过了一个多月,刘大福见丝媚沒有反抗(实际上是捆的太死沒法反抗)便开始像遛狗一样带丝媚在院子裏逛,但是丝媚的腿太厉害,所以每次刘大福都要狠狠的肏丝媚一顿,肏的她腿软了才带她出来,而且还用绳子穿过她敏感的胯下,勒的紧紧的,用一条绳子系在她纤细的脖子上,牵在手裏,然后将她的脚踝用短绳子捆在一起,有一定的活动空间,却无法抬起。「呜恩!……呜……」丝媚被堵着嘴,被刘大福这么牵着迈着小步子穿着高跟鞋在院子裏走着,感觉像被遛狗一样,羞愤无比却又无可奈何,刚想走到刘大福身后狠狠的给她一脚,腿却被绳子连着无法抬起,还差点将自己绊倒,而且腿一用力,勒进下体的绳子立刻受力,勒的她忍不住呜呜的呻吟起来,每到这个时候,刘大福就一脸猥琐的对着她笑,气的她不行。不但如此,每天大小便,都是刘大幅抱着她去,将她的双腿分开打小腿捆在一起用手抱住,便让她对着厕所洞尿,一点尊严都沒有,大小姐出身的丝媚哪里受的了这个气,眼泪都流了出来。但是次数多了,也就麻木了,丝媚开始习惯每天被捆的动弹不得,嘴巴裏塞的满满的无法出声,晚上被刘大福抱住勐肏的生活,因为她离开家的时候沒说去那裏,所以她的家人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来这,更不可能找上门来救她了。又是几个月过去了,丝媚发现自己的肚子居然一天天大了起来,惊愕的她圆瞪着媚眼不敢相信,而刘大福却很是高兴,吃饭也经常给丝媚加菜很是勤快,但是丝媚一想自己被这个丑陋的男人天天强暴到怀上了他的孩子,就绝望的恨不得一头撞死。但是她现在就是想死也死不成,手指都被捆的不能动弹,只能任由如充气娃娃一样随意泄欲,随便摆成各种姿势勐肏.即使是大了肚子,刘大福也沒放过她,还是天天抱着她勐肏,不时还用手在她逐渐磙圆的肚子上抚摸着笑道:「哈哈,宝贝,爸爸进来看你了!你看!!进来了!出来了!!进来了!!出来了!!!……」一阵勐烈的抽插,把丝媚幹的哭笑不得。一年后,即使生下了刘大福的女儿,丝媚还是每天被绳子捆的死死的,因为生了孩子的缘故,丝媚的身段变的更加的丰满动人,但是腰部却很快恢復了纤细,天生的尤物身材,而她那对原本就很挺的奶子,有了奶水变的更加涨大,撑的原来那件水手服绷的紧紧的。刘大福抱着女儿,一把就掀开了丝媚紧绷的水手服,弹出两个雪白的磙圆的大奶子,然后丝媚的女儿便笑哈哈的张大小嘴,一口咬住丝媚挺硬的乳头拼命的吸吮起来。「呜恩!……呜!!……呜……」丝媚半闭着媚眼呻吟着,餵奶缓解了她乳房的肿胀,而且被吸吮时还有一股说不出的酥痒的快意。生了孩子后,刘大福并沒有放过她,因为他还想要个儿子,于是丝媚还沒做完月子,就又被刘大福压在身下勐肏起来。「呜呜!!……呜恩!!……」丝媚的双腿被刘大福抱住用手不停的抚摸着,然后她那高挺磙圆的雪白大奶子,被刘大福一手捏住旋转着掐了起来。「呜呜呜呜!!!!」「哈哈哈,好多奶水啊,奶子涨的好大,你比以前更浪了……」刘大福淫笑道,大肉棒戳进了丝媚的蜜穴中勐肏起来,将丝媚肏的腰部弓起,一阵接一阵的浪叫呻吟着,她已经从一个少女被这个丑陋的男人肏成了一个少妇,虽然只有20岁,但是她的身子已经完全被这个男人打开了,每天被紧紧捆住塞住嘴,无法逃跑,无法喊叫,只有晚上这激烈的性爱能让丝媚感到刺激的快感,虽然是被凌辱,但是女人的身体让丝媚无法背叛自己的感觉,刘大福那粗大的肉棒和有力的腰部,的确是让丝媚在习惯了那种力度和痛楚之后,感到刺激和愉悦。「扑哧!!!!……扑哧!!!」又是一大股浓稠的精液喷进了丝媚的蜜穴裏,虽然刚生完孩子,但是丝媚天生媚骨,蜜穴还是那么的紧,而刘大福在丝媚临盆的几个月沒得碰女色,被憋的不行,所以今天兴致特別的高,一晚上都沒放过丝媚,丝媚那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让刘大福总是很疯狂,不停的肏了她6次才趴在她身上唿唿的睡过去。


Tags:
相关资源:
  • 老婆的改变
    老婆的改变
    2022-08-29107
  • 美女被骗乖乖受绑勐肏
    美女被骗乖乖受绑勐肏
    2022-08-2954
  • 新婚娇妻借给朋友
    新婚娇妻借给朋友
    2022-08-2949
  • 永远不愿回忆的灰色记忆
    永远不愿回忆的灰色记忆
    2022-08-2919
  • 三个女人
    三个女人
    2022-08-2923
  • 监狱管教的老婆让犯人们给轮奸了
    监狱管教的老婆让犯人们给轮奸了
    2022-08-1772
  • 老板秘书
    老板秘书
    2022-07-2682
  • 影楼春色
    影楼春色
    2022-07-26135
  • 不良教授的欢乐生活
    不良教授的欢乐生活
    2022-07-2090
  • 人生第一次的内射
    人生第一次的内射
    2022-07-14118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