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慧兰的风骚

分类: 人妻熟女
人气 / 2022-05-06 发布

谢慧兰的风骚

谢慧兰的风骚

(1)选秘书

谢慧兰站在办公室的玻璃窗前,极目远眺,表面很平静,但是心情很澎湃。站在这里她就是市委书记了,正厅级干部,国家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而且是个女市委书记,她也不由得有些自傲。放眼望去下面,眼光所见都是她治理下的土地,她俨然已是一方诸侯。

一个女人能当上最年轻的市委书记,固然和她老谢家的底蕴分不开,但是国家也不是只有一个谢家,还有几家和他们家相媲美的家族,她能脱颖而出足以说明一切。

想到夏兴市大小官员在国道迎接她,卑谦的姿态,她也不得不享受权力的快乐。平静了一下心情,她知道,虽然她已经是夏兴的一把手,但是她还要快速掌控局面。否则她也有可能沦为一个弱势的书记,这种事她见得多了,也自信能很快取得真正的权威。

不过干好工作,助手很重要,首先要找一个称心的秘书。

把市委秘书长,自己的大管家薛美静叫来,薛美静是一个中年的美妇,四十多岁,有一股成熟的风韵,也是个美人,穿得很干净俐落,有股子干练劲。不过体态很丰盈,行走起来一摇三晃,又有些风骚,尤其说话时,偶尔会有些红晕泛上脸来,看起来很妩媚动人,很勾人!

“书记,您找我?”

“坐!”谢慧兰一额首,对方才坐下,表现得尊重,让她很满意:“美静大姐别客气,你长我不少岁,叫我蕙兰好了。叫你来,没别的事,就是我秘书的人选,你有什么参考?”

“知道书记您会问,”薛美静笑着说:“早准备好了,这几个人的档案您看看。”说完递上三份人事档案。

“哦!”谢慧兰一点头,心说:这薛美静,还真是挺俐落的,看样子早准备好了,不错!她也不会怀疑薛美静有什么所图,市委秘书长,说白了就是她的管家,不和她这个市委书记一条战线,肯定是干不好,也干不长。

她一个女人,能走到市委秘书长的位置,就算是有背景,没几分能耐也是上不来。这点轻重,她要是不明白也走不到今天,所以谢慧兰相信薛美静给她的人选一定有几分值得斟酌。

扫了一眼档案,谢慧兰有一丝惊讶,三份档案,两女一男。其中一个女的叫薛冰,姓薛,难道是薛美静的亲戚?嗯,有点像,谢慧兰瞄了一眼正襟危坐的薛美静。

还有一个女的叫王美媛,姓王,和市长一个姓,保不齐是王市长的人。虽说书记跟市长是一个战线,但是这主次还是要分的,难免以后会有摩擦,自己身边的人绝不能是那边属意的,这个王美媛要是真的和王市长有什么关系,可以直接怕死。

最后一个才是让她惊讶的存在,因为很简单,她是个女市委书记,按照体制里不成文的规则,如无特殊,秘书应该是个女性。这一点谁都清楚,毕竟经常在一起工作,要避免瓜田李下之嫌。这就好比,一个男老板总是要女秘书,而一个成功的男干部,基本都是用男秘书,也是为避嫌。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偶然也有男官员用女秘书的,就比如她老公董学斌,当副县长时就用过一个叫姚翠的女秘书,那是要顶很大压力,不是一般人敢做的。就算是用异性做秘书,一般也是有特殊原因造成的,比如姚翠,就是自己老公的同学,所以她老公才顶着压力用的。

这其中的道道,薛美静作为一个厅级干部,哪会不知道?既然知道,还敢递上来,这本身就不寻常,值得深思。谢慧兰的眼光不又得滑落向更详细的资料,如果资料是寥寥几笔,那这个徐志就是因为不可抗拒的原因,薛美静不得不递上的,没真心希望她选择,如果是详细的正面评价……

谢慧兰不由得眯着眼看着,评价很详细也很正面:“此同志颇有长处,作风强硬,持续作战能力强,耐力十足,做事果断勇猛,有一股子深入到底,不到底不回头的精神,是个敢干敢做,领导用起来很舒服的一个人。他能深入全面的了解领导的喜好,为领导解决全面的后顾之忧……”

很有意思,很诡异的评价,似意有所指,不由的问薛美静:“徐志同志怎么样?”薛美静脸色微红,妩媚的说:“怎么说,很好,长处很多,很硬,很有耐力。书记若用,应该不错!”

谢慧兰看着照片中其貌不扬的徐志,脸色有不少疙瘩,算有些丑。这样一个人给一个女市委书记做秘书,要不是薛美静脑中坏了,就是绝对有值得关注的地方,不由得又问:“不过他有些丑,怕不适合吧?”她想更明确的试探一下薛美静的态度。

薛美静说:“是有些其貌不扬,甚至有些丑,不过人不可貌相。有时这种丑未必是坏事,书记接触多了,以后会明白的。再说有本事的人,长得丑点也没什么,感觉是要本领过硬,技术全面,能把领导照顾得舒舒服服才是真本事。干事更是没得说,果断勇猛,很好用!”

“哦!”似乎蛮正面评价,不过也有道理,他们家的老公董学斌不也其貌不扬,可是本事是一顶一。谢慧兰本以为薛美静会重点推荐自己的亲戚,却没想到她竟然更加属意这个徐志,仅此一点,这个徐志就不一般。谢慧兰来了兴趣,心中笑着:要是你真有我们家那位的本事,我不介意为你顶一回压力,破回例。看样子有必要见见这个徐志。

“好了,”谢慧兰合上档案:“请帮我请一下组织部许部长,在许部长之后让这个徐志来一趟。”

“好!”薛美静关上门离开。

二)谢慧兰的高跟鞋

新官上任,第一天是最累的了。没办法,接风宴会不参加也不行,否则不是不团结同志吗?

谢慧兰虽然在官场混迹多年,酒量也算不错,可是毕竟不能和他老公董学斌比,人家有作弊,千杯不醉。她不行,好在她是市委书记,最大,没有人敢灌她酒。但是同事来敬酒,就是再随意也要泯一小口不是,虽然一小口不多,但是架不住人多啊!

小徐不错,谢慧兰是这么认为的,至少今天他给她挡了不少酒,算是个不错的秘书,酒量还行。不过毕竟是级别低,也只能帮她应付应付副厅一下不够级别的领导。至于常委、党政人大政协各个班子主要领导,还有市局一把手,小徐还没有挡酒的资格。谢慧兰也就没少喝,头有点晕!

而通过一天的观察,谢慧兰对秘书徐志很满意,很机灵、很细致,甚至很体贴,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仅一天就把握了她的生活习惯和一些喜好,他总是能在她想喝茶的时候递上茶水,也能在她需要的时候有条不紊的安排各种行程。最主要的是在自己还不熟悉夏兴环境的时候,那能起到秘书最基本的作用,所有文件哪些重要,哪些不重要,该见的人哪些重要,都能很好的提醒,却又不逾越。

现在谢慧兰能提前进入市委书记的状态,也有他几分功劳,不由得谢慧兰对徐志更满意了几分。

有些醉,不过还好,小徐把她扶上了车,把微醉的她送回市委大院给她安排的住所。

还正想着小徐还算不错,就听见小徐喊:“谢书记!到家了。”

“啊!”谢慧兰抬起丝袜美腿,刚踏下车,就感到脚下有点飘,踩在地上感觉跟踩棉花似的,不免有点摇。尤其脚下的高跟鞋一歪,人就不由得向前扑。幸亏小徐见机得快,上前一步接住了她。谢慧兰整个人撞进了小徐的怀里,小徐一下扶住她的纤腰:“谢书记,小心!”

“嗯!”谢慧兰多年养成的厚脸皮,也不尴尬,“嗯”了一声,站直身子,继续往前走。

不想没走两步,身子又有点摇晃。小徐冲上前来,揽住她的小腰道:“谢书记,我送你回家吧,你这样我不放心,再走会摔伤了你。”

“好!”谢慧兰也不拒绝,感觉到脚下轻浮,确实走不了了,也就由得小徐搂着自己,半抱半扶的进了楼道。

进了屋,谢慧兰头更加晕了。谢慧兰的酒量不算低,毕竟是在官场上混的,迎来送往的自然少不了,但是架不住人多呀!虽说她是市委书记,喝不喝,喝多少在她!她不想喝,没人敢灌她,但是没有哪个人、哪个市委书记真的能做到这样。因为你是在官场,在官场就不能孑然一身,必然有自己的队伍,做下属的要站队,做领导的要做队伍的领头羊。

什么是领导?领导就是下面有一群向自己靠近,站在自己麾下的人,听自己话,唯自己之命是从。

怎么让别人站在自己麾下?别人向你靠近,你也要善意的回应。你不回应,别人就会失望,失望就会放弃靠近,不向你靠近,就会向别人靠近,甚至向自己的敌人靠近。

在官场就是喝酒这么简单的事,往往也蕴含着无尽的深意。简单点来说,虽然任何人和书记喝酒的时候都会说:“我干了,您随意!”但你要是真他妈随意了,你就是个雏,就让人看轻了。

就简单来说,市里的常委们,你肯定都要挨个喝的,但是常委排名有前后,喝得顺序就要有区别。光顺序还不行,市长虽然也是常委,但却是名义上的副班长,政府的一把手,党政一把手,她是党,市长是政。份量不同于旁人,面子肯定要给的,就算是敌对派系,表面上的面子也是要给的。所以要是和别的常委抿一口的,和市长就最少要喝两口的量,这是基本的规矩。

规矩最可怕,因为官场是最讲规矩的地方,规矩错了,就有人感觉被轻视,很没面子。官场上丢面子是最严重的事,因为面子往往意味着威严,官威。没有官威就没有可靠的下属,所以就有领导说:“你让我一时不痛快,我就让你一辈子不痛快!”原因就是在于此。所以官场上不是死敌,就千万不要做让对方没面子的事,因为那往往意味着宣战。

除此之外,还有人大政协一把手,怎么也是四大班子的领头人,喝酒的规格自然也要高出别的常委半格。这样算来为了有所区分,对市长就要和对方喝三口的量,人大政协主席就要喝两口的量,其他人喝一口。

真的这样吗?

这样的就是没脑子的市委书记。同样是常委,有和你一条心,也有和你不是一个队伍,你能喝的一样,那会让和你一心的常委感觉你的不重视,心里难免有猜忌。他们就会想:难道谢书记对我有意见了?谢书记不接受我的靠近?

就今天的酒宴来说,市委秘书长薛美静、组织部长徐雯明显有向她示好靠近的意向,别人投之以桃,你就要报之以李。喝酒的时候就体现出来,她们俩都干了,她也要有所表示,所以和别的常委喝一口,就要和她们喝两口。

这样算来就要和市长喝四口,和人大政协主席喝三口,和自己亲近的常委喝两口以示亲近,和别的常委和一口。

真的是这样吗?要真是这样,你还是官场上的雏呀!

和常委喝一口,那么和下面的下属呢?各部门的一把手呢?和他们不可能不喝,不喝显得你不近人情。但是要是喝,最少要抿一口吧?可是这是常委的待遇的话,难道说他们能和常委是一个级别,要是这么喝的话,你就是几乎落了所有常委的面子。

是很庄重,谢慧兰也想听听她的评价。

“许部长,这个徐志怎么样?”

徐雯一抬头,看着谢慧兰,少顷说:“很能干!”

“很能干!”谢慧兰一颦眉再问:“还有吗?”

“非常能干!”

“还有吗?”

“特别能干!”

“哦!”谢慧兰若有所思的继续看着档案,心里却在寻思:看来组织部长徐雯对这个徐志评价很高,但是评价又很笼统很奇怪。很能干!评价很高,却没有具体说他工作哪方面能干。徐雯说得这么含糊,是因为自己刚来,还摸不清自己的底细,不敢有过多的表示。

毕竟地区一把手的秘书是个很敏感的职务,说得简单点就是她这个市委书记的私人管家,以后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所以没有哪个一把手会把选择秘书的权力随随便便交给别人,也没有哪个人会蠢到替书记安排秘书,这是犯大忌,相当于往书记身边放间谍。这样被安排进来的秘书也干不久,很快就会被书记换掉,还会得罪一把手。

所以不论任何人对她的秘书有任何倾向,都不会说出来,甚至不能有任何表示。所以徐雯的说法已经比较大胆了,看来这个组织部长心里很倾向这个叫徐志的人。

徐雯,徐志,都姓徐,有什么关系吗?亲戚?

嗯,自己要不要用这个徐志呢?

不论怎么说,给一个女领导安排男秘书都是很大胆,或者说给领导安排异性秘书是比较不合适的。徐雯作为多年组织部长,组织经验丰富,按理说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既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却偏偏犯了,这就比较耐人寻味了,不是这个徐志工作能力异常突出,就是有很深厚的背景。他是哪一种呢?

据她了解,徐雯作为女性的组织部长,性格还是比较绵,已没有明显的站队倾向。不过现在看来她似乎有向自己靠近的迹像,自己要不要接受呢?

书记最大的权威就是人事,而书记实现人事权威的重要途径之一就是组织部长,市长、副书记、组织部长是书记驾驭人事权力的三架马车。

市长就不用说了,因为没有哪个书记和市长会是一条心的,这其中涉及到复杂的权力斗争、利益冲突。就算是书记和市长真的关系很好,也要表面上有些冲突,否则总会有其中一个干不久,肯定会调离岗位,因为上面不允许。书记和市长的联合,就几乎是一言堂了,没有哪个领导会放心下面这么干。

所以说,与其说书记驾驭人事权力的三架马车,还不如说实际上书记驾驭人事权力是两架马车。作为书记不是联合副书记,就是组织部长,才能很好的控制人事,才能压制住市长。

现在徐雯想向她靠近,到时可以试着接受看看。要是这个徐志真的不行,以后还可以换。

谢慧兰微微顿了一下,又问:“是吗?特别能干?”

徐雯似乎也理解了谢慧兰的友好,展颜一笑着道:“是呀,异常能干,而且干劲很执着,干什么都一干到底!耐力也很久,干事很有长性。”

谢慧兰笑道:“好吧,叫他来一下我办公室,我看看。”

徐雯离开后,谢慧兰不由得笑道:“很能干,不错的评价。到底他怎么能干呢,看样子要我自己去发掘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谢慧兰头也没抬说了声进来。来人进门,谢慧兰也没注意,她正在看一份文件。

十分钟后,文件看完,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杯茶水,碧螺春,清淡却很悠远的芳香,茶叶打着碧绿的卷儿在碧如明镜的水中旋转,正是她最喜欢的。

嗯,观察力不错!才一进来就发现自己喝完的茶水是碧螺春,而且很恭敬的站在一旁,没有任何声音,对自己的身份定位很准确。在领导还没安排的情况下就自己进入角色,是个很机灵的人,很细致、很认真。

谢慧兰轻轻抿了一口茶水,才抬头打量来人。这就是徐志,谢慧兰不得不说组织部估计拍的是写真的艺术照,他比照片中可是丑多了,满脸的疙瘩,很多,有的还带着似乎是浓一样的白尖。身材也不敢恭维,竟然是个大胖子,看样子有个三百来斤的样子。这不是主要的,他对胖子没有歧视,毕竟很多领导干部都是胖子,但要是胖子加侏儒,那就没法接受了。

虽然看到简历上的资料,知道徐志是个矮子,但谢慧兰发觉自己犯了个主观错误,就是太相信纸上的资料了。数字这个东西有时会害人的。简历上写的徐志是1米51,在谢慧兰想来就是比普通人矮二十公分,应该矮不了多少。

但是实际中一见,谢慧兰发觉自己错得很严重,相当的严重。因为她一米七几的个头,再穿上高跟鞋的话,这个徐志竟然连她的肩膀都不到,这也太不搭调了。

虽说领导的秘书不一定要俊男美女,但是最起码要五官端正不是,毕竟整天和丑人在一起工作,也影响工作情绪不是!不由得对徐雯有些不满、不解,这样一个人,她却要费心的安排到自己身边,有吃力不讨好的嫌疑。

这还不算,要知道他1米51,却三百一十斤的体重,汗!简直是身宽比身高还长,这样的家伙能跟上领导的步伐?还有那粗壮的象腿胳膊,竟然好像还练了健美,肌肉一根根炸着,很怪异,显得很蛮横、很凶恶。可是就是这样的人却恭恭敬敬,好似绵羊一般温柔的低眉顺眼的站着,样子真的很搞笑!

谢慧兰忍不住有点头痛了,她都怀疑是不是薛美静和徐雯在和自己开玩笑,就这样的形象能给自己当秘书?


Tags:
相关资源:
  • 邂逅熟女丝袜会所
    邂逅熟女丝袜会所
    2022-05-182
  • 娇妻偷偷被人骑
    娇妻偷偷被人骑
    2022-05-182
  • 危险的妻子
    危险的妻子
    2022-05-182
  • 孕后的淫荡少妇
    孕后的淫荡少妇
    2022-05-182
  • 房东姐姐
    房东姐姐
    2022-05-0635
  • 私人陪护医院记事
    私人陪护医院记事
    2022-05-0627
  • 谢慧兰的风骚
    谢慧兰的风骚
    2022-05-0615
  • 在女友面前干她的姐妹
    在女友面前干她的姐妹
    2022-05-0348
  • 客串了一次野鸡
    客串了一次野鸡
    2022-05-0320
  • 与单位熟女的一段情
    与单位熟女的一段情
    2022-04-18182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