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世界·校园篇】(8悲雁南飞)

分类: 明星校园
人气 / 2021-01-01 发布

【暗世界·校园篇】(8悲雁南飞)

8 悲雁南飞

曾有词: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空中离群的大雁,急急拍打着翅膀,

发出凄厉悲鸣,期望能追上远去的雁群。只是,当公雁被猎人射杀后,母雁亦

不肯单独离去,徘徊回环,最后竟然自投于地也随公雁去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或许就是动物之间轰轰烈烈爱情的表现。

只是在我们S市立花大学里,那些被玩弄着的花季少女,成熟美女们,她们得到

的只是男人们为了一己私欲所发泄出来的各种兽欲罢了。

但是谁又能肯定,不会有人和我们的美女奴隶们发生些爱情呢?毕竟爱情就会

在不经意间,生根发芽,开出花,结出果,那时又会有谁会被爱情控制,来为

了我们的奴隶们挺身而出,未来之事谁又能预料得到,只是现在我们的美女们

还逃不出,躲不掉,想不到。

今天就是立花大学开学的日子,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是个流觞取水的好日子,

只是现在的生活节奏,没有人有闲情雅致过的那么无忧无虑了。为了在日后更

好的生活,要在大学多多结交朋友,学习知识,将来毕业之后有个稳定工作。

而我们的立花大学也是S市最好的女子大学,孩子们毕业之后,大部分都有个很

体面的工作,让那些家长们以口碑建立起百年名校之词。在S市最年轻同时也是

最新一位市长上任后,对学校的建设工作给与更加大力的物质支持,使得立花

大学的金字招牌更加辉煌灿烂,甚至吸引了别国的青睐。

只是随之而建立的地下宫殿,也让一部分美女学生成为了俱乐部第一批的牺牲

品,满足了广大出资出力建设宫殿的人们,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越来越多的

欲望被释放出来,加之每年都有新鲜血液加入学校,俱乐部的绅士们也每年都

从新人中挑选自己青睐的新宠,满足自己已经渐渐扭曲了的欲望。

还好的是,作为一手支撑起俱乐部的市长,没有被欲望控制,作为最有势力的

一方,在尽量限制着一部分已经忘了原本不该对良家女子出手的绅士们,只是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虽然一部分有问题的绅士有所收敛,而一些自认为有能力做些反抗的人也在琢

磨着如何能从俱乐部里得到更大的好处,或者说,取得俱乐部里更大的控制权。

而俱乐部里的气氛也不由凝重了,连我们的女奴们也能感觉到那种“山雨欲来

风满楼”的压抑气氛。

我们单身的女领导们,显得不是那么幸运,无家可归,只能在宫殿中和各自的

主人们“享乐”,而那些成家了的又羡慕着那些“无家”之人,因为要避开爱

人们的视线,防止自己的秘密被发现,更要用心良苦。

但是她们或许更羡慕那些正在上学的学妹们,那些被调教的妹子们或者是都住

在同一个寝室,或者生活在自己家中,但是家长对她们都很不在意,或者住在

自己租住的公寓中,而这些地方,很少有绅士们会光临,毕竟这些绅士也是有

头有脸的人物,不想被发现些蛛丝马迹,而这也正是市长所要求的。

只是事无绝对,在女生们私密的寝室中,就有人敢于顶风作案。

由于是女子大学,学校里的男人,很少很少,所以各寝室楼都是不会上锁的,

而且学校外部的安保措施,使得男人很难进入,需要很多手续之类的才能通过,

只是这些防不住的是宫殿内的绅士们,自然有安全通道,让这些绅士们在不被

任何狗仔盯住的情况下安全出入,只是在宫殿外活动是被绅士们所忌讳的,这

会给俱乐部的安全问题带来很大的危险,大家也就不去触碰这个底线。

只是这在女生寝室的男子是个精虫上脑的家伙,进入俱乐部后,竟然多次偷偷

潜入女生宿舍,进入被调教少女的房间,实施猥琐,在多次进入都成功的前提

下,使得男子越发猖狂,只是他不知道他所做一切都被记录在案,等待他的就

是俱乐部绅士们的共同讨伐,当然是从他身边的女人那里。

男子进入的寝室,正是杨舒淳和莉莉的房间,而男子也正是那暴发户似的的地

产商,被大家称为大鹏的淫乱家伙,梳着个平头,带着个眼镜愣装文化人,只

是做的事却不是文化人干的。

带着香气的少女寝室中,在少女整理下,显得井井有条,秩序盎然。但是大鹏

的到来,却打乱了少女们平日的布置。

本应在少女床下,书写桌旁的两把椅子,被大鹏一左一右的放在寝室门旁,用

来洗脸的脸盆也被放在了两把椅子中间,而莉莉的书桌也被拉出了床下,显得

突兀。而且存放少女们衣物的柜子也被大鹏随手放入许多淫秽杂志,情趣用品,

调教道具,这一切都将少女们的秩序打乱,同时被打乱的还有少女们已经破碎

的心灵。

最不合理的就要说是两位少女了,本应睡在床上休息的少女明显的呆错了地方。

莉莉站在自己的书桌上,两只手穿过床边的护栏空隙,被粗糙的麻绳死死绑住

上臂,只留下两条小臂能够活动,同时麻绳在捆绑过手臂后,用绕着莉莉雪白

的脖子缠绕,最后又绕回护栏被大鹏打结栓住。

在护栏上的还不只有这些,莉莉右脚小巧白嫩的小脚丫也在,当然也免不了麻

绳与之共同“相处”。也就是说在书桌上支撑莉莉身体的就只有一条光滑洁白

的美腿了,而且大鹏还给莉莉穿上了足足7公分高的高跟鞋,轻微的晃动都使得

莉莉惊心不已,生怕自己站不稳,将床给晃倒。

在莉莉对面的床铺上也不见舒淳的身影,因为舒淳也没能休息。

舒淳床铺的梯子缝隙中,我们的舒淳就被大鹏按着,将头塞入,然后被大鹏不

知道何时定做的木枷锁住,对大鹏地产商的身份来说,从建材那里弄块木头做

块板子,再容易不过,而且木匠师傅管你做这明显就是古代枷锁的目的干什么,

做了就有钱拿,不做就是得罪人,谁还不会选择。

可以说舒淳运气不错,做枷的木料不重,而且都被打磨的光滑,还有木浆油漆

包裹,不至于被粗糙木料划伤,但是被锁在自己的寝室之中,还被自己最恨的

人玩弄,也着实让人气愤。

而且大鹏所选梯子位置也不是平行位置,而是稍低一些的位置,这样,舒淳只

能撅着屁股,抬不起腰来,明明知道如此姿势,自己的下体都暴露了出来也无

能为力,能做的就是如动物般的四脚着地,在四肢酸麻时候稍微活动活动。

本来昨天被玩弄之后今天应该就能休息了,毕竟是第一天开学,但是大鹏明显

还对自己有所怀恨,或者说对自己痴迷,这才没有离去,而是偷偷跟随自己来

到寝室,胁迫自己,当莉莉回来看到正在床上和自己做爱的大鹏后,也已经明

白又要受到池鱼之殃了。

舒淳回想这一切后不禁又感到一阵针恨意,从四肢百骸传上,直冲天庭,但是

睁眼所看就是自己寝室熟悉的地面,同时自己连头都抽不出去,还能做什么呢?

只能是一切任命,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差不多已经是凌晨1点了吧,大鹏就坐在舒淳的电脑面前,看着不知道是从哪里

得到的A片,从中传出阵阵男女苟合淫靡声音,而且大鹏的脚还不老实的拨弄舒

淳被声音刺激而变硬了的乳头。

乳头的刺激使得渐渐困意上涌的舒淳清醒了一些,而这时大鹏似乎也累了,将

笔记本一合,对着四肢着地如动物般的舒淳美臀就是一巴掌,灼热的疼痛将舒

淳刺激的更加清醒。

只是大鹏明显不想如此放过舒淳,从自己随手放入“装备”的柜子中,找到了

一个黝黑粗壮的电动玩具,毫无润滑的直接塞入舒淳依旧干涩的阴道中,同时

将带着夹子的跳蛋玩具,夹在舒淳洁白双乳的两粒红樱桃之上。

打开了开关后,震动的双乳,被按摩棒撑开的阴道,无比的刺激,将舒淳最后

一点睡意也搅得一去无踪,但是无尽的疲惫是不会被如此驱散的,最后席卷而

来的汹涌困意和这无上的快感带给舒淳的就是难言的痛苦。

而大鹏还不满足,拉起舒淳雪白美臀,将自己被眼前美景刺激的勃起的肉棒,

嵌入舒淳两片臀瓣中,深深的沟壑中,倒入舒淳买来作为早餐的牛奶,一下下

的运动着,心满意足中,将精液射入刚才倒向舒淳臀部的半瓶牛仔中,向莉莉

的床铺而去。

无尽的屈辱使得舒淳浑身颤抖,黏着的臀部似乎还能感受到那男人刚才灼热的

撞击,而被拉起的双腿也渐渐无力,强烈的虚弱感也伴着困意渐渐袭来,在困

意与快感的斗争中,舒淳渐渐闭上了双眼。

而刚才男子拍击舒淳美臀发出的清脆声响,也让在桌上昏昏欲睡的莉莉清醒了

一些,被强制分开的双腿,使得自己无毛的性器暴露在外,在这不冷的寝室中

也让莉莉越来越感觉到性器似乎被冷风抽打,不自觉的夹紧了性器。

只是一时不到,莉莉就感觉到由于拼命夹紧性器,导致双腿更加酸软无力,而

大鹏也顺着梯子爬到了莉莉的床上,将刚刚射精完的肉棒送到了莉莉的嘴边,

看着莉莉顺从的将沾满牛奶的肉棒舔舐干净,大鹏更加满足的向莉莉的床上倒

去,还不忘用手抓住莉莉的双手,引导它们来给自己的二弟做个睡前按摩。

私密的少女寝室中,被这精虫上脑的家伙搞的乌烟瘴气,两个疲乏的少女也渐

渐进入梦乡,期待着童话中的白马王子,有一日能保护自己离开这虎狼之地,

过上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

而大鹏则在考虑着如何能从俱乐部得到更多的好处,奸淫猥琐更多的美女,在

莉莉手中的肉棒也在这春梦中,渐渐涨大,或许它也和它主人一样,在做着什

么美梦吧~!

只是大鹏虽然睡着了,但是她的妻子,就要为了他而赎罪了,擅自进入俱乐部

外的校园区域,而且玩弄本应休息的女奴们,这些已经被俱乐部的绅士们通过

监控设施查看的一清二楚了,而违反了规矩后,最先被惩罚的就是他的妻子了。

现在她的妻子就在他的家中,接受绅士们的调教,而他的女儿,在不久的将来,

也会成为他赎罪的工具,为他自己所做的恶果付出代价,如果他相信善恶到头

终有报的话,会不会后悔当初自己所做一切呢?

在大鹏的别墅区豪宅中,大鹏的女儿,美美,亦是立花大学今年的新生,正在

被眼前所见震撼着。

在大厅的电视屏幕里,播放着莉莉寝室中,她父亲刚刚所做的一切,而她的妈

妈正在沙发上被3个男人玩弄,3个男人都带着面罩,看不清面孔。

而她的妈妈,平日里端庄贤惠的女人,正在让3个男人用肉棒来不停的摩擦着脸

颊,男人坚硬的肉棒不时拍打、撞击着,将美美妈妈的脸变得扭曲变形,充斥

着淫荡色情之感。

从龟头分泌出的粘液将美美母亲的秀发也粘连在一起,将未施粉黛的玉容也涂

得一塌糊涂,而男人们也将肉棒当成刷子般的将美美母亲脸上的粘液涂的更加

均匀。

而美美的母亲也张开小嘴,伸出小舌,将不知道何时会滑过的肉棒,再次涂上

自己的香津玉液,让肉棒也变的晶莹起来。

而男人们也将肉棒聚在一起,将3跟肉棒的顶端龟头都放在美美母亲的香舌之

上,阵阵吸允吞咽之声就从美美母亲的空中回荡在这奢靡的大厅内。

而美美在被这难以置信的画面中,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电击感,刺痛之下昏迷

了过去。

当再次睁开眼时,美美已经被带上木枷,单腿站立在了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木架

之上,从旁边就可以看到美美的木枷被吊在2米多高的木架顶上,而木枷中锁着

的就是美美的脖子,双手,以及一条右腿,可以说和大鹏对莉莉所做的是一样

的。

而且在左脚上穿着的,还是超高跟的鞋子,足足有10多厘米高,使得美美的脚

丫绷直,脚尖着地,压力使得脚尖难以支撑身体,在微微的挪动着,但是超高

的鞋跟使得挪动也变的困难。

而美美的妈妈却如动物一般的在这不大的房间内被一个男人牵着,身上的衣物

已经变成了黑色的拘束衣,胸前的束带将美美母亲的2个乳房从根部挤压,使得

胸部格外突出,小臂紧贴上臂,双手带着的手套配合着圆环,将手部拘束在后

背上的皮带之上。

双腿也如手臂般,大腿和小腿被一根根皮带捆住,而在2个大脚趾上,分别带着

两根细细的铁索,延伸到美美母亲的阴蒂上,可以看到阴蒂上带着一个大大的

铁环,被两根铁索扯动,在美美母亲的爬动中,随之舞动。

而在阴蒂之下的阴唇,却被类似创可贴般的东西粘住,肉色的贴子,除了露出

阴蒂外,还从下部延伸出一个细细的塑料管,其他的如大阴唇,小阴唇外都被

隐藏在帖子之下。

在美美母亲的肛门中,放置的就是一根粗大的火红色蜡烛,蜡烛粗大的外径将

美美母亲淡褐色的菊花褶皱都撑开了,在融化后的腊液将稚嫩的肛门嫩肉包裹

后,美美母亲发出淫荡的哭叫。

而男子牵动着的绳子不是拴在美美母亲的首轮项圈上,而是被两个乳环穿过乳

头后,系在乳环上的。

随着男子在前面扯动,美美母亲的乳房被向上前方拉扯,不由自主的跟着男子

前进,而不停摇动的屁股,将腊液杂乱的滴落在雪白的屁股上,带去点点红梅,

同时也将烛光带着摇曳翻飞,给这不算明亮的房间更添几分阴森可怕。

可怕的画面,使得美美如坠入噩梦之中,恐怖的感觉想让美美大喊出声,可是

在嘴里不知道什么东西,让美美只能流出口水,却发不出声音,而且左脚的麻

木感觉也让美美知道这不是什么噩梦。

而美美母亲也被男子牵着,来到了美美的跟前,离近之后,美美这才看清母亲

的容颜也变了样子。

在秀发之中,母亲的双眼被黑色的眼罩遮蔽,同时在耳朵上带着耳麦,离得近

了还能听到里面有女人淫荡的娇喘声,声线如母亲般亲切,只是在这淫乱之中

让美美也不禁面红耳赤。

而且在鼻翼处也被夹子夹住,闭死的鼻孔无法得到空气,美美母亲只能张开嘴

巴,大口呼吸,企图得到更多的空气,但是男人们将一个实心橡胶球塞入了美

美母亲口中,虽然不太大,但是也阻挡了大部分空气的进入,可以看到美美母

亲无时无刻都在做着深呼吸,胸部的起伏剧烈。

而男人来到美美跟前之后,让美美母亲调转身形之后,不再前进,美美母亲就

趁着机会大口喘息。而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在美美母亲肛门上的粗大蜡烛,正好就在美美大张的阴唇下方,灼热从烛焰中

散出,烘烤着少女粉嫩的大小阴唇,从少女嘴中发出了更加难过的哭叫,只是

她的妈妈听不到。

而男人用鞭指挥着,让美美母亲来回摇晃着屁股,让蜡烛能更均匀的烘烤着美

美至今没有几次性爱经验的粉嫩性器,加倍的快感使得美美体验到了极乐,随

着一声惊人呼喊,将腹中积存的尿液射了出来。

少女微黄的尿液,弧线般的划过,落在少女母亲被束缚的玉背之上,让美美感

觉另类的背德之感,渐渐微弱的尿滴也从背部逐渐滴落臀部,将烛火也压弱了

些,只是这烛火亦如人的欲望,在无外力时,反弹而回,更加燃烧。

温热的尿液也让美美母亲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凭借着冥冥中的女性直觉,想到

刚才发生的事情,也不由想转头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奈何只是徒劳无功。

男人们也争相将自己的尿液,都射到美美母亲的身上,让美美母亲的疑虑打消。

而美美看到的就是男人们将尿液从后面,侧面,正面,射向自己的母亲,被尿

骚包围的母亲,依旧被男人们牵着,在如母狗般的爬行,而自己也如奴隶般,

被锁在枷中,刚刚被蜡烛灼烧的阴部,依旧火辣难耐。

就在思绪万千之时,刺痛的电流又从腰间袭来,美美又被电击器昏迷了过去。

被男人们带到了家中卧房之内,只是从眼角的泪水也可以看出美美刚才所经历

的一切是真实的。

而男人们也将美美母亲肛门的蜡烛拔掉,将自己坚硬的肉棒,分别插入,在这

即将到来的黎明中,进行最后的惩罚!

凌晨5点,大鹏也从淫梦中,醒来。只是莫名的恐惧,让大鹏感觉到家里似乎

出了什么事情。

只是面对两个柔弱少女,精虫上脑的家伙不会立即离去。

肉棒上,莉莉的纤手依旧在,只是在如此姿势下的少女根本难以真正入睡,只

能是迷迷糊糊的保持着站姿,防止自己睡去,大鹏的醒来,让少女也随之醒来,

苦苦哀求着大鹏让她下来,去厕所小便。

而这也正合大鹏之意,将肉棒送入少女口中,狠狠发泄了几下后,将少女放下,

自己也随之下床来到舒淳旁边。

舒淳也没能真正睡下,由于木枷存在,自己的脖子在睡着后就会卡在梯子上,

使得自己呼吸困难,只能用双臂支撑着,但是时间长了之后,双臂酸麻也难以

继续支持下去,只能也是迷迷糊糊般的睡一会儿,醒一会儿。

大鹏命令莉莉蹲在早已准备好的椅子上,而自己就坐在舒淳光滑洁白的美臀之

上,打开手机为莉莉录像。

可怜莉莉憋了一晚,在尿意的强烈刺激下,顾不得羞耻,两腿分别蹲在椅子上,

将尿液淅淅沥沥的撒在脸盆里。

少女出尿的画面刺激的大鹏手淫没一会就射了出来,将精液射入舒淳的牛奶瓶

子,将肉棒在舒淳的屁股上蹭了蹭,就穿上衣服从少女寝室中出来了。

越来越强烈的不安,使得大鹏着急回家去看一看。甚至自己更变态的想法都没

有实行,就让莉莉将舒淳放出来。

可怜两少女收拾完寝室之后,只能继续休息2个小时,两人对大鹏的恨意也在

膨胀着,等待爆发的一刻。

而我们的俱乐部绅士们,早已对大鹏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男人们继续将肉

棒插入大鹏老婆的肛门内,寻求欢乐,对大鹏老婆其他孔洞再也不理不睬。而

大鹏老婆就在不休止的肛交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在大鹏急急驱车回家的路上,我们的绅士们已经早已惩罚完毕,将大鹏老婆清

理干净之后,送回了家中。

从外面看去,大鹏的别墅宁静祥和,从内部看去,奢华豪气,而两个女人的寝

室中,眼角带着泪痕的女儿似乎做了什么噩梦,经历了淫靡的老婆带着欲求不

满的嗔怒,仿佛对大鹏的离家不归不满。

这就是大鹏回到家之后所看到的,自认为的真像。

当然因为他不下厨,不知道在厨房中,那个装着高级牛奶的瓶子里,多了些东

西。那是大鹏老婆自己从自己的肛门中排出的男人们的精液和自己的肠液,还

有被帖子贴住的管子中流出的自己的尿液。

而这些东西,在早晨早餐时,自己都要独自喝掉。或许将来也有女儿的一份。

初阳的黎明中,排成一字的南飞雁,向着温暖一路南移,带着离家的不舍,发

出声声凄怨的哀鸣,随着前路,漫漫渐飞渐远。

而渐渐披上初阳光辉的立花大学,也在今天迎来朝气蓬勃的新学生,为这渐冷

的秋月季节,带来温暖,驱散了那悲鸣大雁的哀哭,迎接新的纪元。

未完待续

Tags:
相关资源: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