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的特殊理疗

分类: 成人小说
人气 / 2022-03-16 发布

护士的特殊理疗

护士的特殊理疗

深夜,万籁俱寂,除了护士的值班室还亮着灯光,高大的住院楼沈浸在一片黑暗中。

冰冷的走廊空无一人,然而在本该绝对的死寂里,却能隐隐听到一阵模糊的低语。顺着这阵低语一直往前,可以赫然发现,7号病房内竟然透出点点灯光!

这不就是张晨的病房吗,这么晚了,他怎么还不睡?

「护士阿姨,你,你不要……」病房里传出张晨的声音。

穿过房门,只见灯光昏暗的房间里,一个护士跪在张晨身边,双手抓着他的裤子,缓缓往下褪。张晨满脸焦急,却因为左腿吊着石膏,无法动弹,只能低声哀求。

护士顶多25、6岁,身材火辣,浪笑的脸上满是淫艳之色,她戴着一副眼镜,更有一种成熟的大姐姐风韵。此刻,她的护士窄裙已经拉到腰际,露出紧裹双腿的白色丝袜、以及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裤。

将张晨的病号服连同内裤一拉到底,稚嫩的阴茎暴露在她的眼前,小腹下一撮稀疏的阴毛让白色的肉茎看起来就像小孩一样,从皱着的包皮尖端露出一小段粉红的龟头。

淫媚的护士眼前一亮,爱不释手地拨弄少年的阴茎:「真好,还是小孩的好看,又漂亮又干净!」

「护士阿姨,你……你干什么……」虽然对方是个性感美丽的女性,但自己的身体被她玩弄,只让张晨无比厌恶。

除了李正和妈妈,他不想自己的裸体被任何人看见,更别说触碰了。

察觉到他的表情,护士毫不客气地一掌扇在张晨脸上:「你那是什么样子?

另外,要叫我姐姐,明白吗?」

说着,她又爱不释手地轻抚着张晨被扇红的脸颊:「真可怜,疼吧?下午你病房里发生的事,姐姐都看到了。」

「啊?」张晨惊讶的瞪大眼睛。

「嘻嘻,这么吃惊干什么?」护士眼中露出戏谑的笑意:「我刚好在对面楼顶,瞧得一清二楚呢。我打听过了,那个高大的男人是你爸爸,而被干的女人,是你的妈妈吧?真有意思,你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

张晨羞愤地胀红了脸,别过头没有回答。

护士也不在意,她轻笑道:「不想告诉我吗?那也没关系,也许下次你爸爸来看你的时候,我会考虑告诉他你大胆的妈妈都做过什么!」

「不要!」张晨赶紧道。

护士咯咯地笑着:「不要吗?其实我也不想麻烦呢,只是……」说到这儿,她住口不言,用打量猎物一样的目光盯着张晨。

「求求你,不要告诉我爸爸……」张晨哀求道。

「真是个笨蛋。」护士又给了张晨一个耳光:「谁要你求我!」

「那姐姐要什么?」张晨害怕地缩了一下身子。

少年畏惧的模样好像给了她很大的刺激,护士开心地笑了:「如果,今晚你愿意让我高兴的话,我可以考虑忘记下午的事。」

「高兴,怎、怎么高兴?」张晨小心翼翼地问。

他单纯的模样让护士忍不住又是一阵娇笑:「你不用做什么,只要让姐姐随便对你做什么就可以了,懂了吗?傻小子!」

说着,她又补充了一句:「放心,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张晨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好、好吧,我懂了。」

「真乖!」摸了摸张晨的脸颊,护士慢慢俯下了身:「我最喜欢听话的孩子了,特别是像你这么漂亮的……」

她的双手熟练地解开张晨的衣扣,很快,少年除了左脚的石膏,全身一丝不挂!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白皙的肌肤就像象牙一样,瘦弱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护士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太漂亮了。」

她的指尖在张晨赤裸的身体游走,一边叹息着:「真是个漂亮的孩子,皮肤这么好,连我都嫉妒了。」

在护士指尖的轻触下,从张晨敏感的身体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酥痒,少年忍不住绷紧了身体,目光随着指尖在自己身体游移。

「真可爱,觉得舒服吗?」护士轻笑一声,伏在张晨瘦弱的胸膛上,开始轻舔他的乳头,如云的黑发垂下,在他腹侧来、回轻扫。

「啊……」突如其来的快感让张晨仰头呻吟。

护士满意地看着张晨的反应,让粉红的乳头在舌尖下慢慢立起,她这才站起身,居高临下地望着躺在床上的少年。

她淫荡地舔了一下嘴唇,身体微微前倾,伸出裹着白色丝袜的右脚,将娇嫩的脚掌伸到张晨嘴边:「舔一下!……」

张晨厌恶地别过脸去,护士大怒,伸脚在他脸上拍了一下:「忘了我说的话吗?要不要我明天告诉你爸爸?」

张晨妥协了,他强忍着不快,抱住护士的玉足,慢慢凑过头。护士突然把脚往下一压,曲线优美的玉足完全盖在张晨脸上,五趾卷曲的袜尖扣住他的鼻子。

张晨犹豫一下,终於伸出舌头。一股淡淡的足味传入鼻端,脚底腻滑的丝袜有点咸咸的味道,他脑中一阵迷糊,胯下半勃起的阴茎竟然抖动了一下。

这一切都被护士看在眼里,少年的舌头隔着丝袜刮着她娇嫩的脚心,唾液很快把白色的袜丝浸湿,一股股酥痒从脚掌传遍全身。

她脸上露出舒服的感觉,仰头呻吟着,覆在张晨脸上的玉足因酥痒而蜷起,五根玉趾在透明的袜尖调皮地来、回翘动。

「啊……啊……太好了,我、我都有点湿了……」她喘息着,在阴户来、回抚弄,在指头的挑弄下,黑色蕾丝的中心,慢慢出现一点湿润的轮廓。

片刻,护士抽回玉足,沿着张晨的下巴滑过脖子、胸膛、小腹,最后,停留在少年白嫩的阴茎上。

「人虽然还小,但这里却很好色呢,刚刚姐姐的脚让你很舒服吧?」她一边问话,一边用脚掌挤压着阴茎,来、回打转。

透过薄薄的细腻丝袜,护士感觉着脚底那团细小的软肉,质地细腻的袜丝摩挲着少年白嫩的包皮,从脚心传回一股舒服的感觉。

在护士玉足的轻踩下,张晨闭上眼睛,脸上露出痛苦和快乐交织的表情。

随着脚底的弹性慢慢增加,护士知道,少年的肉茎已经勃起了,她得意地笑着,慢慢加重磨研的力道,整个前脚掌踩在他的小腹,用浑圆的足跟在坚挺的肉棒上挤弄着。

同时,她的左脚移到张晨腿间,足背一弓顶开睾丸,翘起的脚尖缓缓伸入会阴后面那块少年最羞耻的禁地。由於受伤的关系,张晨左脚被吊着,股间大开,护士的丝足很轻易便抵达菊肛,大足趾开始上、下拨弄稚嫩的肛肉。

「啊……那、那儿……」肛门骤然受到刺激,张晨猛地弓起身子,玉足下的阴茎一阵悸动,从马眼分泌出透明的粘液,沾上雪白的袜丝。

「真脏,这双丝袜要丢了呢。」一边拨弄,护士一边说着。但她却没有一点遗憾的表情,只是沈浸在玩弄少年身体的快乐中。

她带着兴奋的笑容,居高临下,将右脚完全踩在了张晨勃起的阴茎上,把细嫩的阴茎压到少年的小腹,脚心在上面来、回摩擦着,袜尖蜷曲的足趾抓挠着龟头,同时,她的左脚前伸,抵入会阴下方,玩弄少年稚嫩的菊肛。

「姐、姐姐,求求你,别用脚……」张晨张口吐舌,喘息着哀求。

「嘻嘻,那儿一直在一收一收的,真好玩。」护士笑道,张晨的哀求让她有完全控制这个少年身体的淫虐快意。

「憋得很难受吧?姐姐很快就让你舒服……」她不由自主呻吟着,眼镜后射出淫荡的目光。

护士的动作陡然加快,玉足简直像虐待一样在少年的玉茎上挤压踩弄,硬挺的阴茎完全贴着小腹,马眼被白色的丝足强行挤出一滴滴粘液。张晨痛苦地皱起眉头,但越来越粗重的喘息显示他同样快感连连。

「啊……啊……姐姐,不要那么重,我、我疼……」他不住哀求。

但这样只会让护士更加兴奋,她挠弄菊肛的脚突地往前一抵,裹着丝袜的大足趾粗暴地刺入少年的肛门;张晨发觉后面被一个异物强行撑开,「啊!」的惊呼一声,身体像弓弦一样紧绷起来。

知道他要来了,护士的右脚后伸,脚趾压住阴茎根部,然后顺着浮起的输尿管一遍、一遍狠狠向上搓动,就像在用玉足挤牛奶一样,同时,足跟毫不怜惜地磨压着少年脆弱的睾丸。

在她近乎虐待的粗暴动作下,张晨眼泪都流出来了,哭叫着:「姐姐,别踩蛋蛋,疼,我疼啊……」

随着护士的丝足再次搓弄到龟头顶端,少年久蓄的高潮终於像山洪一样爆发了。他全身僵硬,腰部上抬,踩在护士脚下的阴茎挺动着,一下、一下喷射着浓白的精液。护士贪婪地感受着少年的玉茎在脚心的律动,在他喷射的同时更加重对睾丸的踩压,白色的袜尖一遍又一遍挤压输尿管,好像要把他身体里最后一滴精液都压榨出来。

足足喷射了近十次,这次半强迫的射精终于结束,张晨疲惫不堪地呼呼喘着,浓白的精液溅满胸腹,一些甚至喷到他的脸上。

「呵呵,真是个坏小孩,竟然用脚都能让你射出来,还这么多!」护士满足地叹息着,镜片后的双眼几乎能滴出水来。

半晌,她才把脚从阴茎上放下来,少年细嫩的阴茎在粗暴的对待下,包皮完全翻开,龟头红肿,马眼还挂着一滴没有擦去的精液。

护士用脚在他胸腹打着转,把白色的精液完全抹到脚心,粘成一团的精液沾在白色的袜丝上,将嫩白的脚掌浸得湿糊糊一片。

「好热,好烫啊,不愧是小孩子,这么浓,你从来都不手淫吗?」护士一边闭目呻吟,一边问着羞耻的问题。

张晨没有回答,他满脸羞愤地别过头,眼角还挂着泪水。

将精液完全抹遍他的胸脯,护士这才满意地提起脚,缓缓地把右脚的丝袜褪下。卷成一团的白色丝袜一塌糊涂,沾满少年的精液,她蜷起的白嫩脚心也粘糊糊一片,足趾因精液的粘滑感而不舒服地互相摩擦着。

把湿透的丝袜放到面前,她吸了口气,呻吟道:「真臭,全是精液的味道,不过我很喜欢……」

「你也闻闻吧,你自己的味道。」护士带着迷离的眼神,将丝袜垂下,糊满精液的袜尖在张晨头上摇摇欲坠。

整个房间都弥漫着少年射精后那股轻微的臭味,面对脸上轻扫的冰凉丝袜,张晨屏住呼吸。

「没关系,姐姐让你舒服了,现在,该你为我服务了……」护士轻笑着丢开丝袜,双腿分别跨在张晨身体两侧,将胯部对着他的头部。

她用手指缓缓地在内裤中心那点湿润打转,随着她的呼吸渐渐加重,那点湿润逐渐扩大,蜜汁泛滥的婬穴将蕾丝内裤浸出一块印痕。

「你看,全湿了,都是你害的。不听话的小孩,要帮姐姐解决哦。」护士轻笑着脱下内裤,把耻丘完全暴露。

她分开腿,蹲下身子,将女性羞耻的阴部完全展露在张晨面前。护士的下体阴毛浓密,棕色的肉唇婬靡的开启,穴口婬水泛滥,一股成熟女性的腥臊气息沖击着张晨的鼻端。

「痒得受不了了,快给我舔舔……」护士将下体凑到张晨嘴边。

强忍住心里的恶心,张晨微微抬头,伸舌在她的蜜穴舔弄起来。少年粉嫩的舌头撩拨着肥厚的阴唇,婬汁和唾液混合,在性器和舌尖之间拉出几根丝线。

「啊……啊……好舒服,再深一点,舔那里,快……」成熟的护士像小便一样蹲在张晨头上,几乎把整个屁股都压到他脸上,随着舌头在蜜穴进出,她仰头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

丰满的屁股扭动着,护士浪叫连连,一只手后伸,抓着张晨疲软的阴茎慢慢套弄,另一只手则隔着衣服揉搓自己丰满的乳房。

护士的阴部完全压在张晨脸上,浓密的阴毛在他脸上摩擦,淫汁沾了一脸。

张晨的嘴唇被迫吸吮着阴唇,舌头在潮湿的蜜洞里钻探、舔舐。

渐渐的,他的呼吸也粗重起来,一双手不由自主伸向护士服下那对饱满的乳房。只有这对器官能给他稍许母亲的感觉,减轻心中的厌恶。

哪知手指刚刚触到胸部,护士立刻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耳光:「快舔,谁准你摸我的!」

张晨一哆嗦,赶紧缩回手。他可怜兮兮的模样让护士大为兴奋,屁股扭动得更淫荡了,这样一来,她反而主动解开衣扣,把胸罩拉到乳房下方,抓着张晨的手主动按在自己的胸部。

「姐姐准你了,好好给我摸!」她淫媚地喘息着。

张晨的手像抓进了棉花团一般,完全陷入柔软的乳肉里,十指在饱满的乳房表面抓出几道深深的印痕。护士的乳尖早已挺立,就像两根小指,顶着张晨的掌心。

突地,护士欢呼一声:「又硬了,真是个好色的坏小孩!」

却是张晨的阴茎再次在护士手中恢复活力,玉茎高挺,仍有些红肿的龟头发出红亮的光泽。

「果然还是只有这里才能让我舒服……」护士叹息着,手指灵活地在阴茎上来、回撩拨。

张晨不由自主从喉咙发出一声呻吟,敏感的阴茎在刺激下抖了几下。

护士轻拍他的脸颊,威胁道:「呆会儿不准先射出来,否则姐姐要你好看,明白吗?」

说着,她抬腰离开张晨的脸,一只手扶着阴茎,缓缓坐了下去。

逐渐充实淫穴的肉棒让她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当蜜穴把阴茎全根吞入后,护士俯下身,双手按着张晨的胸脯,腰肢开始淫荡的来、回扭动。

「啊……啊……好舒服,姐姐……」虽然被异性奸淫,但巨大的快感还是让他忍不住叫了出来。

看得出,护士有很高的性爱技巧,她没有简单的上、下耸动,而是以张晨的阴茎为中心,腰肢和屁股打着旋,一会儿顺时针,一会儿逆时针,就像用一根温暖的肉管套住阴茎来、回打磨。

感觉下体被一段紧窄潮湿的套子裹住,随着套子的旋动,就像有无数小手在阴茎表面抚弄摩挲,龟头偶尔还会顶到套子末端一团火热的软肉。

张晨感觉自己快要完全融化在里面了,少年瘦弱的胸脯不住起伏,巨大的快感让他哈哈的吐着气,双手抓着摇动的乳房胡乱揉搓。

「姐姐,我……我快要……」不过片刻,感觉一股不可抑制的尿意涌到龟头顶端,他忍不住叫道。

护士猛地停止动作,左手大拇指在他会阴狠狠一掐,剧烈的疼痛让张晨叫出声来,快感迅速消退,即将喷发的龟头渐渐平静下来。她瞪着张晨:「不是叫你不准先射出来吗?」

张晨害怕地道:「可我、我真得忍不住。」

护士想了想,从一旁的托盘里拿出一根绷带,撕成小条后,紧紧扎在张晨的阴茎根部,用力捆绑的绷带完全陷入肉里,把尿道截断。

「好了,这下我可以慢慢玩了。」她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姐姐,那里好疼,你能不能轻一点……」张晨痛苦地皱起眉头。

护士伸指在龟头一弹,打得张晨哆嗦了一下:「少废话,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同意,你不准射出一滴精液,明白吗?」

张晨轻咬着嘴唇,畏惧的点了点头。

似乎很喜欢看张晨可怜的模样,护士恶作剧地捏了捏他的脸蛋,再次将他的阴茎套入蜜穴,忘情地磨研起来。

由于阴茎根部被束缚,尽管快感强烈,阴茎硬胀得快要爆炸,但张晨总是差了一线才到喷射的边缘。就像心脏被一根丝线拉扯,总也落不到实处,这种空荡荡游走在高潮边缘的感觉让张晨极为难受,他呼呼地喘着气,拼命挺动屁股在护士的蜜穴中捣送,想要把不断积压的快感痛快地喷发出来。

然而越是焦急,阴茎就越是胀痛,已经涌到尿道的精液被布条死死截断,就像憋了几个小时的尿,膀胱胀痛欲裂,却根本尿不出来,这种无处发泄的郁闷只能传回张晨自身。他越是拼命地耸动阴茎,就越是难以如愿达到高潮,只能让心里难受的苦闷不断加大。

张晨的疯狂却正是护士想要的,少年漫无目的的狂乱捣送给了她淫穴极大的充实感,她浪叫着,淫媚地扭动着腰肢,就像条大白蛇般盘踞在张晨下体,泛滥的蜜汁把他的大腿湿得一塌糊涂。

「好……再用点力……好舒服,我、我就要来了,快顶,呆会儿和姐姐一起高潮……」她像条母狗一样哈哈地吐着舌头,一线唾液从嘴角垂下。

突然,随着一声尖叫,护士扭动的屁股狠狠地在张晨下体一磨,阴道一阵挛动,大股温热的淫水喷溅而出,将她送上快乐的巅峰。

被护士的淫水一烫,久积的快感化成难以忍受的洪水,张晨狂乱地抓捏着她的乳房,哀求道:「姐姐,让我射,让我射吧,我要舒服!」

护士一边痉挛着,一边用颤抖的手扯去绷带的绳结,就在束缚解除的瞬间,久积的山洪顺着尿道,疯狂地喷射出来。

「妈妈!正……正哥!」

张晨的叫喊声中,大量灼热的精液强劲地击打在花心,男孩猛烈的喷射再次把护士送上另一波高潮。她快乐地尖叫一声,整个身体都趴在张晨身上,像打摆子一样轻颤着。

张晨被一次又一次强劲的喷射抽空了思想,他的脑子一片空白,空洞的眼睛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双手死死地抓着护士丰满的乳房,下体仍在一下、一下用力抽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几乎在高潮中失神的两人才恢复意识。护士淫媚地呻吟一声,从张晨身上翻下,从她一片狼藉的穴口立刻泌出一股精液。

「太舒服了,果然还是年轻男孩让人喜欢……」她满足地叹息着,还穿着丝袜的左脚勾在张晨身上,来、回摩挲着。

张晨大口大口疲惫地喘着气,瘦弱的胸脯不住起伏,显然,刚刚那次达到极限的射精几乎掏空了他的全部体力。

「姐姐,完了吗?我好累啊。」他喘息着道。

护士爱不释手地摆弄着少年疲惫的阴茎:「谁说要完,姐姐还没玩够呢。」

「可、可是我已经……」

「没关系,姐姐有办法。」护士淫笑着将中指含入嘴里舔舐一番,然后缓缓将沾满口水的手指移向他的股间。

指尖在少年的肛门外缓缓打转,敏感的肛肉立刻收缩,后庭的刺激让张晨抽了口气,忍不住将屁股抬高。

「嘻嘻,原来你喜欢弄这里。」他的动作让护士看出了什么。

张晨红着脸辩解道:「没、没有,我只是……啊!」

听他一声惊呼,却是护士冷不丁将手指插入肛门内。护士娴熟地用中指在紧窄的直肠内摸索着,最后,指尖压上一个发硬的凸起。

「就是这里了……」她淫荡地看了惊慌失措的张晨一眼,手指开始挤压按弄那颗凸起的肉核。

「啊……啊……」一阵舒服得酥痒从下身传来,张晨忍不住呻吟起来。随着护士的揉弄,他的马眼开始分泌晶莹的前庭液,疲软的阴茎渐渐抬头。

护士埋头胯间,挤压张晨前列腺的同时,嘴巴含住他的阴茎,轻柔地用舌头舔弄起来。在口、手的双重刺激下,张晨的阴茎终於再次怒挺而起。

阴茎被强行勃起,张晨只感全身酸乏无力,偏偏下体却硬胀如铁,身心矛盾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具任人玩弄的木偶。

吐出沾满唾液的硬挺肉棒,护士趴在他耳边媚笑道:「刚刚你好像在叫妈妈呢,还有正哥是谁?难道你是个想要妈妈的身体,又渴望被男人侵犯的变态坏小孩吗?」

张晨着急地辩解道:「不,我、我只是……」

护士调笑地捏着他白皙的脸颊:「嘻嘻,急什么,我只是随口说说。」

不等张晨回答,她淫媚地对着他的耳洞吹了口气:「姐姐就喜欢你这样变态的小孩,只要能让我舒服。那……」说着,她轻咬一下唇皮:「要不要尝尝姐姐那里的滋味?」

「姐姐你……」张晨惊讶地看着她。

护士艳冶的眼睛都快滴出水来了,在镜片后发出淫荡的光芒:「没关系,我说过今晚会让你很舒服的,所以用姐姐那里也可以……」

说着,她双手抓着自己的屁股,用力分开臀肉,将羞耻的肛门完全的暴露出来,对准挺立的阴茎,缓缓坐了下去…

病房里,再次响起少年痛苦和快乐夹杂的喘息……


Tags:
相关资源:
  • 完美的激情
    完美的激情
    2022-05-182
  • 与邻家女生偷情
    与邻家女生偷情
    2022-05-0633
  • 与太太相差八岁的妹妹
    与太太相差八岁的妹妹
    2022-05-0649
  • 飞机上与空姐性爱实录
    飞机上与空姐性爱实录
    2022-05-0341
  • 坚强的女高中生
    坚强的女高中生
    2022-05-0337
  • 淫浪的罢工空姐
    淫浪的罢工空姐
    2022-05-0320
  • 被同学包养的妈妈
    被同学包养的妈妈
    2022-04-2370
  • 我的哑巴女友
    我的哑巴女友
    2022-04-2379
  • 男朋友外的男人
    男朋友外的男人
    2022-04-2337
  • 天堂般的性爱
    天堂般的性爱
    2022-04-1863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