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武俠] 奉宫欲史

分类: 成人小说
人气 / 2021-11-02 发布

[古典武俠] 奉宫欲史

李谊称帝,国号奉,年号顺天。李诚身为御妹,被封为王姬,身兼兵马大元帅。而开国有功的萧氏、展氏、独孤氏等功臣也相应地获得封位与权力。

转眼间,十年过去。京城已恢复了过去的热闹与繁荣。这一年,帝姬李谊开始扩充后宫,也为皇亲国戚乃至是文官武将选纳美人。整个奉国沉浸在一美人选秀风暴之中,这一选,便开始了这奉天宫中的祸乱。

奉天宫太和殿广场,本是接纳文武百官举办大型仪式的地方,如今竟拿来选秀。

“燕川郡……”伴随着宫侍的一声高吟,周围的贵族女士们骚动了。

“呵呵~燕川郡盛产美人是出了名的,果然啊~”坐在正中央的帝姬李谊仰天长啸,“哈哈哈~今日必将收获不浅啊~皇妹,是吧?”回头看着王姬李诚。

李诚只是笑了笑,然后答道:“皇上已经将独孤家的公子赐婚给微臣,微臣已是感激不尽。”

“唉~才一名而已~独孤家的公子亦然是正夫,再加上皇妹家里的展夫郎总共不过才两名夫君罢了,多几名无碍的~王姬嘛~”李谊只是挥了挥手。

“噢~~~”此时场上人群一阵骚动。

“嗯?”这对姐妹的注意力被牵扯了去。

“噢~~”李谊也睁大了双眼,看着场上的某人。

“美人啊……”周边不断冒出此言。

“美人?”李诚此时还在四处寻觅传闻中的美人。

“报上名来!”此时李谊已经伸手指着那人高声道。

“回陛下的话,草民,鸢荀。”在那阳光下,那人只是徐徐作揖。

“嗯啊……”而此时李诚才看清他,“……”不知该做何感叹,天下竟有此等美人。

青丝束在耳边,如雪一样白皙的肌肤晶莹剔透,薄薄的嘴唇泛着那淡淡的粉红,高挺的鼻梁两边是那细长的媚眼,卷翘的睫毛后散发着何种风情?见大家的反应便知,已有人开始往前涌希望能一睹美人之风采。

“开玩笑吧……”李诚深呼吸一口气,心里那片平静湖水面上起了一丝波澜。

“燕川郡郡守长子鸢荀。”宫侍在李谊的旁边说道。

“封……”李谊看都没看那宫侍一眼,视线一直停留在堂下那少年身上,“正二品,丽王……赐居承乾宫……”拿起一只荷包放在宫侍端的盘子上。

“谢皇上封赏~”鸢荀接过荷包后微笑着拜谢。

“哥哥,真好啊~”身边的另一名少年轻声说道。

“皇上,那位是燕川郡郡守次子鸢芸。”之前那名宫侍指了指鸢荀旁边那名少年轻声道,“两兄弟号称是燕川郡的两朵奇葩~”他似乎收了鸢氏兄弟不少好处。

“哈哈哈~燕川郡果然是人材辈出啊~”此时一人仰天长笑,“恭喜皇上,恭喜丽王。”此人是一品骠骑大将军萧渝,此时她的视线正停留在那还未被册封的鸢芸身上。

“……”鸢芸立马埋下了头。

“……”李谊先是没有说话,然后恢复了笑容道,“今儿个也要恭喜萧将军喜得美人,这燕川郡的另一朵奇葩归萧将军了~”

“谢皇上赏赐!”萧渝拜谢,一脸的得意。

“哥哥……”鸢芸哀怨地瞅了一眼自己的兄长后唯有跪下拜谢。

“皇上,美人还有许多……”宫侍小声道。

“朕知道……”李谊冷冷道。

“丽王……是吗?”而此时李诚则静静地看着鸢荀。

“皇上……”当已然成为了丽王的鸢荀走到她们面前时轻轻地欠了一下身子。

李诚这时才能真正好好地看清楚一下这注定要祸乱宫廷的妖孽,他埋头的时候轻轻地往自己这边扫了一眼。

“不安分……”李诚在心底闪出了这个念头,“呵呵……”但却只是笑了笑,“恭喜皇上获得佳人,时间也不早了,微臣也该回去准备一下迎娶独孤家公子的事宜了~”

“这么快?唉,那去吧……”李谊此时也顾不得自己这妹妹要去要留了,“过来……”对鸢荀伸出了手。

修长的手指尖上是那樱贝色的指甲,泛着淡淡的光泽,当他牵到帝姬的手坐在那龙椅上时就注定了他的传奇将谱写在这奉天宫中。李诚最终淡淡地看了一眼他,然后默默地离开。

“皇上,那边那位美人似乎也不错~”鸢荀坐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为帝姬继续寻觅美人,他扫了一眼李诚离去的背影后又将注意力转回到了李谊身上。

李谊这一日在鸢荀的指导下倒是纳了不少美人,而鸢荀也为自己今后在宫中的权利争斗阵营步下了第一步棋子。

夜,月亮害羞地躲进了云中。

乾清宫中。

“陛下……”身着华服的丽王鸢荀恭敬地行了一个礼,细腰紧肤,媚眼薄唇,人还未跪下便被李谊给拦住。

“爱卿免礼……”李谊将鸢荀好生扶起,看着那一张写着祸害二字的面容,“爱卿之容,他人岂可比之,艳丽,美丽,华丽诸词都形容不够,丽王之名,当之无愧~”手已滑落至鸢荀的腰间,捏住那缎带一扯,鸢荀最外层的华服便滑落了下来。

“谢陛下封赏~”鸢荀面若桃花,双眼朦胧,睫毛卷长,将那魅惑一丝丝放射了出来。

衣衫尽去,鸢荀如雪般的肌肤,柳枝般的腰身便展露在了李谊的面前。而那微微抬头的骄龙泛着淡淡的粉色,让人垂涎。

“爱卿……”李谊还未说完鸢荀便用手指抵住了其双唇,李谊只觉全身一颤,开始发热。

“叫我荀儿~陛下……”鸢荀的另一只手已经扯开了李谊的腰带,绸裙一下子便落了下来,修长的手指已经伸入了那神秘的花园地带。

“啊~”李谊一把搂住了鸢荀,“荀儿~”与其倒在了那龙床之上。

“陛下~”鸢荀用手指在那花园外画着圈,不时轻揉着那开始泛水的珍珠。

“啊~~”李谊收紧了一下那敏感的下身,“荀儿~”加紧了双腿,将脸埋在了鸢荀那泛着香味的怀中。

“陛下~”鸢荀一只手揉捏着李谊那高耸的雪峰,一只手在那秘密花园里弹奏着靡靡之音。

“进去~”李谊的手游走在鸢荀的身上,享受着那娇嫩的肌肤,抚摸着那娇小的臀,揉捏着,听着鸢荀那诱人的呻吟。

“陛下~”鸢荀扭着腰肢,用手指穿插在那湿腻的花径之中,自己的欲望已经肿胀发红,铃口还泛了水儿。

“荀儿的初次~朕~”李谊一个翻身,“要了~”将鸢荀压倒,往那浑圆的利器上坐了去。

“嗯啊~”鸢荀忍不住皱眉,那又湿又滑的滚热触感让他全身一颤。

“呵呵~”李谊一个坐下,将那骄龙全部含住,“啊~好硬~”

“啊~”初次的那感觉让鸢荀全身一震酥麻,下身抖动了几下。

李谊只觉得下体一阵湿腻黏糊,鸢荀已将那初次的精华喷洒了出来,此时全身泛着红,好不诱人。

“还不够哦~”李谊吻住了鸢荀,慢慢晃动着腰肢,肆磨着鸢荀那还未恢复的欲望。

“嗯~~~~”鸢荀只觉得那冠沟被那紧致的宫颈摩擦着,全身越来越热,李谊的舌搅动在自己的口中,胸前的茱萸酥麻硬挺被那柔软的双峰挤压着。

李谊摩擦了数百下后鸢荀的欲望又硬挺了起来,其不时伴随着晃动呻吟着,扭着细腰。

“好舒服~啊~”鸢荀双腿蹬着床单,双手反抱着头下的枕头,为了得到更多而上挺着下身,看着二人结合处因撞击而冲出的露水。

“啊~恩啊~”李谊只觉得那硬挺的利器攻击着自己柔软的花园让自己好不舒服,忍不住收紧花径,咬噬着那磨人的利器。

“嗯啊~”只觉得李谊一个放松自己的利器滑出了一下,“啊!”可最后李谊又一个收紧,咬含住了自己的浑圆顶冠,吮吸着那里,让自己全身颤抖,“天啊~嗯啊~”被折磨地不知如何是好。

“呵呵~”李谊又一个放松,让鸢荀立马又冲回了自己的体内,一下接一下的重击后又紧紧地咬住了那越来越发胀的顶部。

“嗯啊~陛下~”鸢荀手扶住李谊的腰身,想要不断索取,摆动着胯部,刮出那一波又一波的蜜汁,“嗯啊~”扭着腰肢,想钻进那更深的温柔乡。

“恩啊~”因为那左右的钻入,李谊忍不住也扭起了腰肢,想让更多的敏感点被刺激着,双峰因为激烈的摆动而跳动着。

“嗯啊~恩啊~”躺在下方的鸢荀只觉得欲望渐渐上了头,忍不住开始加快穿刺,利器只想获得更多。

“啊~啊~荀儿~好热~”李谊知道鸢荀又要高潮了,只觉得体内的利器不断变硬变舯,刺激着自己最敏感的地带,“啊~啊~”那一下下的重击让自己的下体被撞得通红,肉与肉的碰撞发出了那“啪啪”的响声,“用力~用力~”

听着李谊的邀请,鸢荀更加卖力地上挺着,想刺穿那那不断涌出水儿的穴儿。

“嗯~~~~~”鸢荀深呼吸一口气开始猛烈地穿刺着那滚热的花径,一下一下的重击,那汁水都从二人的结合处被撞出了许多,“嗯啊~”一个深挺,将那滚热的露水射进了那紧致的花径中。

“啊~~~~~”李谊能感觉到那滚热的露水浇灌了自己玉宫中的每一寸地方,“好烫~”

“啊~”鸢荀只觉得一阵酥麻从后脊梁上了后脑,全身颤抖着,那敏感的利器还被那不断紧缩的花径挤压着,忍不住又喷射出了几股露水,“噢~~”整个人松软了下来。

“嗯~”李谊倒在了鸢荀身上,感受着那蜜汁从体内淌出的感觉。

二人之间已经湿腻无比。

数日之后,王姬李诚在迎娶独孤氏的同时得到了丽王升到了正一品的消息。

“仅次于皇后……是吗?果然不是一般人~”李诚一边让人伺候着穿着礼服一边暗想着,“呵呵呵……有趣了……”

“皇后已经气病了……”消息继续传出。

“呵呵……三个月……三个月不到……他一定能爬到后宫的顶端……”李诚看着奉天宫的方向,继续笑着。

不出几日宫里就又传出消息。

“瘟疫?”李诚挑眉,“呵呵……果然在为自己扫清道路吗?”

瘟疫横行,帝姬已命人将连同皇后在内的所有病者迁出宫另择他地疗养。

“速战速决吗?”李诚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结果,“凤印已在手,有实权了,就等着名分了是吗?”数了数日子,看自己的猜测是否错误。

就在丽王进宫的第三个月末,皇后便病逝。鸢荀在国父丧毕后被封为了皇后,在那短短的时间内从一名小小的郡守公子爬到了奉国的第一夫君的位置。

“我鸢荀注定要成为万人之上,谁也无法阻碍我!”他身着皇后凤袍,站在那坤宁宫前看着那匾额说道。

近日里帝姬流连于后宫各路美色,疏忽朝政,朝中政事则被几名皇姬处理。而帝姬竟则对皇姬们所作之事全部默许。

“哈哈哈!想削弱本王军权?”李诚在得知了几名皇姬的意图后仰天大笑,“笑话,本王当年为皇上打江山的时候她们都还只会骑着木马拿着木刀办家家酒!”

“殿下,皇上已经默许了……”

“……”李诚握紧拳头,“姐姐啊……我的好姐姐……被美色迷昏了头了吗?”

“殿下,几位皇姬已经在部署了。”

“本王要进宫面圣,不,在这之前本王要先去一堂萧将军府。”李诚答道,“被分化军权的又岂止是本王……”

萧府前,萧家新入的侍郎鸢芸此时正准备上轿。

“参见王姬。”鸢芸行了个礼。

“萧夫郎要入宫面见皇后殿下了吗?”李诚淡淡地笑了笑。

“承蒙皇后殿下垂怜,还记得我这兄弟。”鸢芸淡淡地笑了笑,鸢家出了一只凤凰,鸢氏一族都少不了好处。

看着鸢芸离开,李诚则只是笑了笑,心想:“有其兄必有其弟啊~”看着这萧家恭送的阵势,“已经是萧家后院的一把手了吧?要不了多久又将是一个爬到正室位置上的。”

“参见王姬!”萧渝已经出门迎接。

“萧将军不必多礼!”李诚已收起了笑容。

在那无第三人的房间中,二人面对面正襟危坐着。桌上的茶已经没有了热气,冰冷的气氛洋溢在二人之间。

“我已是人到暮年,兵权什么的……”萧渝缓缓开口。

“萧家军注入了不少新鲜血液,难道萧将军就要别人任其宰割她们吗?”李诚看着萧渝的眼睛,没有一丝动摇的意思。

“……”萧渝陷入了沉思。

“再这样下去,我们这些开国忠臣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本王,还是她的亲妹妹……”李诚目不转睛,直视着萧渝,“现在萧家军是什么,将来萧家军还是什么!您的女儿将来还是大将军!”

萧渝也看着李诚,不由得心动了。

奉天宫中,帝姬还未察觉到那危机。在那花园之中,她正私会着她得不到的美人。

“陛下~嗯啊~”那花园中隐约传来那娇嗔。

“你们兄弟俩都各有各的美,荀的艳丽,芸的娇柔,嗯啊~让朕都爱不释手~”将鸢芸压在草坪上的正是顺天帝姬李谊,“啊~”裙摆落下,一下便将鸢芸给吞了进去,“好硬~”李谊忍不住紧缩了一下花径,“若不是萧将军是开国元勋,他开口要你朕也只有将你赐给她,否则朕也一定将你纳你入宫,封你为王~啊~~~~”她能感觉到体内的利器又坚硬了几分,滚烫细滑的触感让她忍不住摆动娇臀摩擦着那尽数的敏感。

“嗯啊~陛下~好烫~”鸢芸双腿紧绷,不断向上挺进,那细腻滚烫的宫颈摩擦着他的冠沟,让他忍不住尖叫。

接连数下,二人已经弹奏起了那靡靡之音,结合处的露水越来越多,湿透了二人的裤裙,浇灌了身下的草坪。

“叫啊~继续叫啊~”李谊驰骋在鸢芸身上,“你的声音,比荀还要好听,啊~啊~”人已经迷乱了,“朕喜欢你,朕要夺你入宫,我要你!啊~~~~”李谊全身抽搐,只感觉到脑中一片空白,身下已经狂涌出了一片白色。

“啊~~~~~好烫~”鸢芸被刺激得弓起了腰,只感觉那滚烫的雨露渗入了自己的体内,“天啊~啊~”自己的坚挺被那因高潮而刺激得不断紧缩的通道包裹吮吸着,只觉得每一个敏感点都被刺激了到,“不好了~不行了~啊~”忍不住快速抽插了起来。

“啊~~~~”本就达到了高潮的李谊此刻又被如此凶猛地穿刺着忍不住高声淫叫,“芸~啊~好厉害~啊~~”身下已经露水泛滥,不断地被索讨着更多的精华。

“啊~~~~”伴随着鸢芸的一声高吟,那汹涌而出的蜜汁灌满了李谊的玉宫。

“嗯啊~~”还能感觉到脉冲,紧紧收起宫口,咬得鸢芸不断求饶。

这花园中的一切都被远处的某人收在了眼里。冷冷地看着那正在野合的二人,他看起来倒是挺冷静。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亲弟弟会插上一脚吧?”他的身后的人淡淡地问道。

“皇上向来喜欢美人,芸的美貌不在我之下,得皇上欢心很是正常……”他答道,视线依旧停留在那偷情的二人身上。

“在我眼中,谁也不及后君你美的十分之一……”背后的人轻声在他耳边叹道。

鸢荀震了一震,但还是保持着冷静。

“我为后君而疯狂……”她轻声叹道,“为了后君……臣妹愿赴汤蹈火……”

她正是王姬李诚。身为皇后的鸢荀此刻正看着自己的妻主与自己的亲弟私会,他觉得心里突然多了些什么似的,堵得慌。

“后君……”她轻轻地拥住了那全身紧绷着的身子。

“嗯……”而身后人的手已经探入了他的里衣,“啊~”那敏感的茱萸被揉捏了住。

“后君殿下好敏感~”李诚伸出舌头含住了鸢荀的耳垂,引得其忍不住开始摆动腰肢,“嘘~当心被别人听见~”但手上却加大了力道,掐住了那开始变硬的红点。

“嗯啊~”鸢荀只觉得一道酥麻从乳尖窜遍全身,一个念头从他脑中一闪而过,“我要……”他细声说道。

李诚顿住了,看了看鸢荀那诱人的面庞,那如幽兰般的气息扑鼻而来。再理智的她也在那刹那间沦陷了。

“以后~荀,便是你的人了~”鸢荀一个转身,伸手反伸入李诚的衣衫。

“后君~”李诚忍不住拥住那全身发烫的人儿。

“以后都要这么叫我~嗯~”他要永远都站在那后宫的顶端。

他将她推倒在地,看着那年轻的面庞。他知道他要的并不只是帝姬的宠幸,还有那……李谊无法给他的,李诚则能做到。

“后君~啊~”李诚看着那妖媚的人,那本干涩的下体竟然在刹那间被自己涌出的蜜液湿润了。

“啊……”他只觉得自己的下身开始发肿,高高扬起的龙头已经发胀变得圆滚骇人,“嗯……”唇,滑过那雪白的颈,吮吸着那高耸的酥胸,咬噬着那红肿的樱桃,舔舐着那樱桃的汁水。

“嗯~天啊……”李诚被吮吸得全身一阵阵的发麻,“噢~~~~”忍不住夹紧双腿,下身已经湿得泛滥。

“嗯~握住他……”他一把扯开自己的绸裤,将那憋得难受的骄龙展露在空气之中。

“嗯啊~好大……”李诚看着那高扬着的龙身忍不住睁大眼,握住了那跳动的骄龙,“好烫……”这让她的蜜穴口更加不断地泛着花蜜。

“啊~~~~~~天啊~”他忍不住摆动了一下胯部,让自己的骄龙获得更多的快感。

“后君~后君~”她不断唤着他,不断地上下捋动着那胀着青筋的龙茎,“嗯~~”抚摸了一下那泛着光泽滴着露水的龙顶。

“噢~~~”鸢荀一个忍不住抓紧了她的手腕,“给我……”

脱去了自己的长裙,将那蜜汁已经泛滥的花园展露在了他的面前。

“嗯啊……”看着那肿胀的蜜唇,滴滴晶莹剔透的蜜液,他则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好想感受一下那紧致的洞穴,那里似乎有着无限诱惑力。

“后君~进来~”李诚忍不住开口乞讨,花口一张一合地邀请着鸢荀的进入。

“嗯啊~”一个猛烈挺入,他将自己的利器刺入那喷着汁水的蜜穴之中。

“啊啊啊~~~”李诚忍不住高吟但嘴却被鸢荀的唇堵住,“嗯~~~~~”

二人滚下了那廊边,在树丛里野合。下身紧紧的衔接着,唯有那汁水从那接口处四溅了开来。

“用力~用力~嗯啊~”李诚呻吟着,摆动着腰肢,不断地吃着鸢荀的滚烫欲望。

“嗯啊~好舒服~啊~”鸢荀只觉得里面一松一紧,夹着自己好舒服,细滑的内壁蠕动着,不一样的触感,让他为之疯狂。

“好烫~好硬啊~后君啊~~~”李诚只觉得有一火棍在撬着自己那宫口的锁,想尝试闯入自己那秘密的禁地,“对~就是那里~用力点~快要到了~嗯啊~嗯啊~”

鸢荀将李诚的双腿架在了自己的双肩之上,自己犹如那钉子入板一般长龙直入李诚体内。以最好的角度将自己的利器刺入了那神秘的宫内,浑圆的龙顶摩擦着那敏感的宫壁,而那不断收缩的内壁则让他感觉着在不断被吞噬。一下又一下地捣着李诚已经泛滥成河的花园,花蜜则四处飞溅。双手捏住李诚的双乳,不断揉搓着,看着那红肿的樱桃。而自己的骄龙则犹如在江河中畅游般驰骋在李诚体内,愉悦的感觉缠绕着自己。

“噢~噢~”李诚只觉得自己仿佛是被抽空了般被不断注入新的活力,那坚挺滚烫的利器让自己爱不释手。

鸢荀用双手按住李诚的双腿,快速在李诚的体内抽插了来,让李诚忍不住咬住自己的下嘴唇而使自己不得高声淫叫。她不断收缩着花径,想阻止他的肆虐。可却无能为力,他就像是那霸道的火龙冲进了自己的花园不断地践踏着那花朵,饮用着那被践踏出来的花蜜。

“后君~好弟弟~不行了~要坏了~后君好厉害啊~啊~”李诚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别停~别停~啊~啊~啊~”用力将下身收紧,一股股的血液已经开始冲向那里,“嗯啊~~~~~~~~~~高潮了~啊啊啊啊啊~”

可鸢荀还在兴头上,一把将利器抽出等待着下一轮的进攻。

“嗯~嗯~啊~”李诚口里已经不知道在叫唤什么。

“嗯啊~”鸢荀缓缓穿插在径口,用那浑圆光滑的龙头摩擦着李诚那已经立挺的珍珠。

“噢~天啊~”李诚忍不住弓起身来,高潮再次袭来,“嗯~~”紧紧得抓着鸢荀的肩膀,紧绷着双腿,让那洁白的露水喷洒在鸢荀身上。

“好香~”鸢荀坏笑了下,然后不等李诚恢复过来便一下又刺入了其体内。

“啊~别~”李诚皱紧了眉,全身紧绷抽搐着,“啊~~~~~~~~~~”被鸢荀开始重击起来,“天啊~”

鸢荀的骄龙就像那大勺一般不断将李诚体内的露水搅出,而那源源不断涌出的蜜汁将两人下身浸湿了个透。

“不行了~啊~”鸢荀脸上泛着红晕,只觉得脊梁开始发麻,抓紧李诚的双肩,开始全力穿刺在李诚的体内,“嗯啊~”前后画着圆圈似的不断攻击着李诚稚嫩的花瓣,将那花蜜一下又一下地刮了出来,“噢~噢~要射了~要射了~啊~~啊~~啊~~”浪声一声比一声高,全身血液都涌向了下身,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

彼此之间发出了那“啪啪”的声响,两人的身上都已经滚烫无比。

“啊~~啊~~~”李诚除了呻吟已不知该如何办了。

“啊~~~”鸢荀一个重撞,将自己紧紧地贴在了李诚的下身上,下半身开始不断抖动,“射了!”全身紧绷,紧抱住了李诚,将那滚滚而来的蜜汁喷射进了李诚的体内,“啊~啊~啊~”那畅快感让鸢荀不断呻吟。

“进来~啊~”李诚只感觉到体内被一股股的滚烫蜜汁浇灌着,蜜道不断紧压着那依旧滚烫的骄龙。

末了,李诚在鸢荀的耳边轻声道,“今夜子时过后……您将那永远的后君……”

“呵呵……知道了……陛下……”鸢荀反在李诚的耳边唤道。

夜。

“永别了……帝姬……”看着那嘴角泛着黑色血液的帝姬李谊,鸢荀轻声叹道,“啊……”在那已经闭眼的妻主耳边冷冷地低吟,“威胁到我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您也是……”

“皇上驾崩~~~~~~~~~~~~~~”宫侍高吟着。

而在那太和殿广场上,李诚则骑着马守着那得到帝姬暴毙消息的各路皇姬们。

“关宫门!”当皇姬们争先恐后地涌入了奉天宫中后,守皇宫的将领一声令下。

“帝姬驾崩,以防有人谋反,所有人跟我去护城!”萧渝一声令下带走了剩余的部队。

“永别了,我的侄女儿们……”李诚看着那几个年轻的女孩,冷冷地挥了挥手。

“李诚,你要做什么?!”她们慌张了,本还想着如何争夺储位的问题,结果却被自己的姨妈堵在了这广场之上,“啊~~~~~~~”她们,连同她们的随从都在那刹那间被四方的长枪刺中、被那城墙上弓箭手的令箭射中。

“诸皇姬蓄意谋反,谋害帝姬,被王姬李诚灭之。”对于这一事件,历史上只是用那简短的几句话概括,史称“太和政变”。同年,李诚登基。鸢荀成了太后,手握后宫重权。而李诚的原配夫君独孤凌被封为皇后,侧室展瑜被封为莲王。

这奉天宫再次被鲜血洗礼,它似乎只因那鲜血而庄严。可它无法因改变了主人而被洗去那淫靡的气息,这里注定是那酒池肉林。

这里,依旧有着大量的美人,可如今拥有他们的不止是帝姬一人,还有那高高在上的妖后鸢荀。

“啊~他~”当鸢荀靠在躺椅上,赤裸的双腿搭在李诚的腿上时突然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人。

“他怎么了,后君?”李诚轻轻抚摸着鸢荀那稚嫩的腿根地带笑眯眯地问道。

“选秀的时候的啊~”鸢荀笑了笑,还咬了咬嘴唇,“为哀家做了不少事呢~后来帝选的时候反而没见到了~怎么~被安排做了一般的宫侍了吗?”换了个姿势,看着不远处的男孩。

“后君要是喜欢他,就让他过来伺候好了~”李诚对这种事情向来无所谓,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鸢荀那柔软的玉囊,“哎呀~后君~下身什么也不穿当心着凉啊~”顺带抚摸了一下那微微抬头的龙顶。

“嗯啊~~~皇上~”鸢荀哼哼了一声后静静地看着李诚。

“呵呵~”李诚则只是笑了笑,“来人啊~把那人叫过来~今后他就在慈宁宫当差了~”

在那不远处,那人则想不到他的人生在这一天改变了。

“严熙,快点,陛下与太后殿下让你过去伺候呢!”伴随着别的宫侍的一声呼唤他抬起了头。

“您是说陛下与后君……是吗?”他想不到此生还有机会近距离看到那耀眼的人儿。

那短暂的接触让他无法忘记,那还是选秀的时候。

“卑劣啊!只有卑劣的害虫才会群聚,有本事一个人来啊?”一把将弱小的严熙挡在了背后的鸢荀冷冷地对那些欺负弱小的人说道。

他们的第一次接触,严熙想不到那耀眼的人儿竟然会帮助一个卑微平民出生的他。

“谢谢……”他有些窘迫,埋着头有些不敢抬头。

“那些京官家出生的就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外郡的,不理会!”鸢荀冷冷地说道,“燕川郡出美人,他们看不惯这一点才找你麻烦!”

“不、不是……我才算不上美人什么的……有你在……”严熙的声音越来越小。

在他看来,鸢荀是一个美得天昏地暗的人。他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鸢荀对他来说太耀眼了,让他睁不开眼。

崇拜,那时他对鸢荀还只是崇拜。可接下来的接触让他渐渐就有些离不开了鸢荀。

“要是能一起进宫就好了……”严熙心里小小的期待。

可在那帝选之前,他就被淘汰了下来。他成了一名小小的宫侍,而他崇拜的那个人一入宫便被封王,然后被封后,他离他越来越遥远。可没想到的是,上天似乎是还了他那小小的心愿,让他有机会再次来到他崇拜的人身边。

“奴家严熙,参加陛下……参加后君……”他多想抬头看看那久违的人。

等待他的将超出他所期待的。

这慈宁宫本该是鳏夫的清修之地,如今因鸢荀成了那宫中最隐秘也是最淫靡的宫殿。这里似乎与世隔绝,夜夜笙歌。

“嗯啊~陛下~奴家、奴家啊~”那被鸢荀选中的人儿此时在那凤床之上被李诚与鸢荀前后夹攻着。

“熙儿是吧?”鸢荀在他的耳边唤道,“哀家记得你~”咬噬了一下那稚嫩的耳垂。

“奴家正是严熙……”他轻轻点头,“谢后君……啊~~~”胸前的茱萸被狠狠地捏了一下。

“呵呵~”李诚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然后抚摸了一下严熙那微微抬头的玉茎,“好可爱~”

“啊~陛下~”严熙哪儿受过这种挑逗,忍不住退让,“啊~”可身后有鸢荀,自己那粉嫩的菊蕾被其抚摸着,“殿下~啊~”初次便要被这样刺激。

“处子的后面果然很紧~放松点儿~”鸢荀在严熙的菊瓣上摩擦着。

“嗯啊~”那摩擦出的阵阵火热让严熙反而有些兴奋,“啊~”而胸前的茱萸则被李诚咬噬着。

“好紧~”鸢荀的一根手指探入了严熙的体内,“放松点~”往里面塞入了一大块猪油,涂抹在那紧致的内壁上。

“舔这里!”李诚将自己那已经湿透的下体移到了严熙的面前。

“遵旨……”严熙伸出那小舌,舔着那泛着光泽的珍珠,而这一幕刺激得自己的骄龙又大了几分。

“人娇小,那里却一点都不小~”鸢荀舔舐了一下下嘴唇,“今日你的前后我都要了~”鸢荀将自己早已胀得紫红的利器掏出,对准严熙的菊穴,一个挺入。

“嗯啊~”严熙忍不住呻吟,“啊~”过大的龙头在自己的入口处摩擦着,撑着那些褶皱,一羞愧之意立马涌上了脸,那种想出恭的感觉立马涌现出来,“不行……啊!怎么办……会、会、啊!”又被鸢荀探入了几分,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怎么办?会、会拉出来的!啊啊啊啊啊~~”

“放松点~夹得我都快泄了~啊~”鸢荀忍不住淫叫。

“别停!”李诚看着下面二人的模样也有些忍不住了,将那花口对准了严熙的口坐下。

“嗯~”严熙忍不住皱眉,那浓郁的味道顿时袭击了自己的口腔,但是也忍不住在吮吸着那流淌出来的汁水,舔舐着那珍珠,或者将舌头探入那紧紧的穴中。

“好紧……啊~~~~”鸢荀忍不住一个抽插,觉得都快升了天。

“天啊……”被撞击的严熙只觉得体内的一股欲望要冲出,他忍耐着,生怕玷污了这二人,忍不住捂住腹部,但鸢荀的一阵搅拌让自己越来越有憋不住的感觉,“不行了……不行了……怎么办?啊……”而自己与鸢荀之间的结合处竟然湿了,一些液体从体内涌出,而鸢荀的抽动让他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快感,“啊~啊~用力~”已经忍不住开始摆动腰肢,那种想排泄的感觉也让他有些兴奋。

“不行了~”李诚移开然后一下坐在了严熙那滚烫的骄龙之上,“啊~”一声高吟,“好舒服~”忍不住扭了一下腰肢。

“天啊~”前后的双重刺激让严熙一下子不知该怎么办,只能任由前后二人摆布。

“啊~~~~~”鸢荀忍不住将这二人都压在了身下,开始了那疯狂的抽插。

“好舒服~啊~”李诚被鸢荀带动的严熙攻击着也不断地放着那淫语。

“不行了~不行了~啊~”严熙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行了,只觉得一股欲望要从体内冲出来。

在那凤床之上,隐约透着那三人的身影。

“啊哈~啊~用力点~用力~”李诚只是用下体紧挤压着严熙那越来越膨胀的玉茎。

“啊~~~~~~~~~~”严熙忍不住将那精华一股一股地喷射进了李诚的体内,那浓稠的露水从二人的结合处渗了出来,而自己也忍不住颤抖了几下又喷洒了一些出来。

“嗯啊~滚烫的精华~全在里面~”李诚扭着腰肢,只觉得玉宫中杯滚烫的露水浇灌了。

“呵呵~”鸢荀用手探去李诚的下体,揉捏了一下那敏感的珍珠。

“啊!”李诚一个颤抖,只觉得一阵酥麻上了后脑,下体一个紧缩,猛地喷洒出了那泛滥的蜜汁。

“天啊~好烫~”严熙只觉得下体被那滚烫的蜜汁浇灌了,那蜜汁还汹涌地冲进了自己的体内,“嗯啊~”被鸢荀一顶,紧紧地贴在了李诚身上。

“啊~宝贝~你夹得我紧~”鸢荀在严熙体内转动了一下。

“别转~会喷出来的~啊!”严熙紧紧锁住下体,夹住鸢荀的骄龙。

“啊~轻点~要泄了~”鸢荀忍不住皱眉,被那紧紧的裹住的骄龙受不了那紧压在严熙的体内泄了出来,“啊~~~~~”一股一股的精华冲涌而出。

“啊~~~~~~~”严熙被前后滚烫的精华攻击着受不了地颤抖淫叫,“好烫~好烫~要死了~”

当鸢荀一把抽出那软下的骄龙后,一股浓稠的精华液随之从严熙的菊穴中被带出。

“啊~~~~~~~要出来了~怎么办~啊~”严熙紧捂住菊穴加紧双腿。

“那就让它出来吧~”鸢荀一把把严熙抱了起来,像是那抱着小孩尿尿一般,“陛下~您也来帮您的宠侍放松放松啊~”一个媚眼望去李诚那边。

“呵呵~”李诚只是笑了笑,便起身走到鸢荀身边一手搂住鸢荀的腰身,一手轻轻抚摸在了严熙的小腹上。

“不要、不要啊陛下~啊~”严熙紧紧夹住菊穴,可腹中一股股的欲望要冲出来。

“放轻松~”李诚的手在严熙的腹上顺时针方向抚摸着。

“啊~~~~~不要啊~不要啊~”严熙已经全身都淌出了汗水,羞意已经涌上了全脸,胀得脸通红,“不要……”菊穴已经一凸一凸的快要忍不住了,那里还渗着白色的露水,看起来好不淫荡,“啊~”

李诚一边吻着鸢荀,在其嘴中探索着美味,一边用手在严熙的腹上按摩着,手还慢慢滑向那菊穴。

“不要啊!陛下!会玷污了陛下的!”严熙已经咬紧牙关满身是汗,“啊~~~”那穴口被李诚用手指按抚着,让其反而还有一股愉悦感,一种想要再被探入的欲望,“嗯啊~”不知不觉口中的哀求已经成了呻吟,那骄龙又抬起了头。

“呵呵~果然是喜欢是吗?”鸢荀戏谑道。

“好可爱~”用手抚摸着那挺起的骄龙,上下抚摸着。

“啊~啊~”伴随着李诚的抚摸严熙开始高声呻吟。

“陛下~我想要他的~”鸢荀娇嗔道。

“那我来抱着他~后君就好好享受享受他这可爱的东西~”李诚对鸢荀只有听从。

李诚坐在了床边,将严熙像小孩子尿尿般抱在了怀中,而鸢荀则抱着二人坐在了严熙的身上。

“啊~~~”努力将严熙的骄龙塞进自己的菊穴之中,鸢荀一声满足的呻吟。

“呵呵~”李诚将鸢荀的双腿拉至腰间,让其将严熙与自己一起夹住,而自己还用手安抚着鸢荀已经抬头的欲望。

“啊~~~陛下~好舒服~啊~”鸢荀忍不住开始摆动腰肢。

“啊~~~~~不行了~啊~”严熙死死地抱住鸢荀,那骄龙被那不一样的紧致感包围着,压榨着,索取着,“嗯~~~~~”腹中的欲望已经到了菊穴口,稍不注意就会喷射出来,这种感觉让他快要崩溃了。

李诚快速搓动着鸢荀的骄龙,铃口出已经泛出了蜜汁。

“啊~~~”鸢荀用力在严熙身上摆动着腰肢。

“不行了~陛下~殿下~奴家~奴家要~啊~啊~啊~”严熙实在不敢玷污了这二位,这种情况持续了许久。

“啊哈~啊哈~啊~”鸢荀在晃动了数百下后有了感觉,“顶那里~就是那里~顶啊~顶啊~”体内的骄龙顶着那敏感的点,自己仿佛已经到了那天堂之中一般,“啊~啊~啊~”一股晶莹剔透的蜜汁从那铃口中流淌了出来,就像是尿尿一般,而不是像露水那样喷射出来的。

“啊~~~~~~~~~~~~”严熙一声哀嚎,“出来了!出来了~啊~~~~”骄龙被鸢荀的菊穴紧紧的挤压着,“出来了~”那洁白的露水与腹中的精华一起喷射了出来,“不要~不要~啊~~~”严熙已经是满脸泪水,菊穴大开,里面的污物一起喷射了出来,还有鸢荀之前留在自己体内的洁白。


Tags:
相关资源:
  • [另類禁忌] 产前运动班
    [另類禁忌] 产前运动班
    2021-12-026
  • 两个男生在女生宿舍混住的故事
    两个男生在女生宿舍混住的故事
    2021-12-025
  • [另類禁忌] 偷妻
    [另類禁忌] 偷妻
    2021-12-027
  • [現代奇幻] 五十度黑
    [現代奇幻] 五十度黑
    2021-11-2066
  • 穿着的改变
    穿着的改变
    2021-11-2069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