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风骚表嫂

分类: 成人小说
人气 / 2021-10-05 发布

我与风骚表嫂

表嫂郭凡是这样的一个人间尤物,她身材窈窕有着美艳动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胴体,妩媚迷人风情万种!

尤其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微翘,上薄下厚的红唇散发着无限的风情、而她的肥大浑圆的粉臀在我面前走过时,我总有上去摸一下的冲动,而那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渴望捏它一把!

要是她是酒店里的妓女我早就去干她了,可她是我的表嫂我才勉强地压抑住自己,可是这几天我在床上玩弄小姨性感的肉体时,我的脑海中总不由自主地浮现表嫂凹凸诱人的胴体,幻想着我粗野地将表嫂一身华服全给褪下,让她丰满成熟、曲线玲珑的胴体一丝不挂展现在我的眼前,我的大鸡巴在她的小穴中疯狂地抽动,而她在我的跨下浪叫的样子,现在我和小姨都上了床,我相信表嫂一定会被我弄上床,我没有想到的是机会来得这样快,而且是表嫂主动勾引我的。

那时周五的晚上吧,六点多,我急匆匆地回家,因为我可爱的小姨还在家,我想象她穿着性感的内衣作好了晚饭,在等我,等我和她上床云雨巫山。

我刚走到门口,表嫂在后边叫我,她请我到楼上吃饭,我住在一楼,她在四楼,表嫂说她有东西让我帮忙搬一下,于是我就随她上了楼,进来后发现表嫂把晚饭已经做好了,她让我坐在餐桌边,她转身进了卧室,又出来坐在我的对面。

我发现她的外套已脱掉了,上半身只剩下一件小小的勾肩的T恤,被她的奶子撑得高高的,再看她的艳唇涂得红红的,眼角向上斜挑着,无限风骚,我有些看呆了,这时表嫂用筷子敲了一下桌子:“表弟,吃菜呀。”

我才收住心神,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屋内的空气有些紧张,这时表嫂的一支筷子莫名其妙的掉在地上,我低身去捡,桌布下是表嫂那双修长迷人的大腿,黑色网状的丝裤袜紧紧地裹住她的玉腿,大腿根处是迷人的黑色的短裙。

这时表嫂的右腿轻抬搭在左腿上,顺着大腿向上一看,是黑色的迷人的三角裤,我吸了一口气,坐起来将筷子交给了表嫂,表嫂的眼神充满诱惑地看着我,令我心动。这时我猛地一震,原来表嫂的右腿从桌布下伸了过来,她的小脚掌从鞋子里褪了出来,温暖的脚掌抵在我的双腿之间,轻轻的转动,同时她的眼睛看着我,充满了挑逗,舌尖不时地伸出,在她的唇外舔着。

这样的情况下,我知道今夜要和她做爱了,我低下头掀开桌布,只见女人的小脚抵在我的私处上下地揉动不已,迷人的小脚丫子捻着,这比用她的小手来摸似乎更让我心动,我极力地忍住不动。

表嫂双手支在桌子上,眼角处荡笑着,小脚丫子十分纯熟地揭开了我的裤带,夹着我的拉练一扯,将我的裤门打开了,我心中一热,大鸡巴在三角裤中蹭蹬一下就抖了起来。

女人的脚尖一触,我忍不住低叫了一声,表嫂的小脚像长了眼睛似的夹着我的三角裤一拉,我的大鸡巴立即向上高举了起来,小脚上是丝裤袜,摩擦力很大,她的趾头轻轻地在我的龟头处蹭着,我真的有些受不了了,身子向后一靠,将表嫂的小脚移开,我离开了椅子,走到表嫂面前站着,这样一走动我的裤子就滑落在地上了,双腿上只有我的三角裤挂在膝盖处,胯间的大鸡巴斜向上抖动着,几乎顶到了我的肚皮。

我的大鸡巴此时足有八寸长,那样的粗壮,五指难以合拢的,青筋毕露,肉刺坚挺,鸭蛋一样的龟头闪闪发光,下边两个大卵丸,一看就是弹药充足的小可爱,表嫂咽了一下口水,这样的大鸡巴,每个女人见了都会心动不已的,她的眼神呆呆地看着我的大鸡巴,我知道表嫂被我的大鸡巴迷住了,于是走过去,双手将表嫂从椅子上用力一抱,进入了卧室。

走动中,表嫂的小手握住了我的鸡巴,轻轻地套弄了起来,我知道表嫂现在已是淫荡不已,对付这样的女人要慢慢地玩她,她是一道美味的大餐,越是大餐,越要慢慢品尝。

我抱着表嫂进入卧室,并没有立即上床操她,而是将表嫂放在床上,背靠床,我跪在低毯上,将大嘴一伸,表嫂主动勾住我的脖子,将她性感的下嘴向前一送我的大嘴吻住了她的艳唇,舌尖一顶,分开女人的双唇。

表嫂主动张开小嘴,吸住了我的舌尖,我两热情的亲吻,象一对久别的夫妻,同时我的大手从她的T恤下一伸,向上一卷,将她的T恤脱了,她的一对大奶子噌得抖了起来,好大的奶子呀,象叶子楣一样,抖动不已。

一双饱满肥挺的酥乳跃然奔出展现在我的眼前,大乳房随着呼吸而起伏,乳晕上像葡萄般的奶头那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我腾出一手拢住了表嫂大奶子,温柔地捻着奶子而表嫂则激情地搂拥着我张开樱桃小嘴送上热烈的长吻。

两舌展开激烈交战,她那股饥渴强劲得似要将我吞噬腹内,她的香唇舌尖滑移到了我的耳侧,两排玉齿轻咬耳垂后舌尖钻入耳内舔着,我清晰地听到她的呼吸呻吟,那香舌的蠕动使得我舒服极人!

我享受着她的舌技,一流的樱唇小嘴,右手向下移到她的大腿,在她迷人的玉腿上来回地抚摩,摸着她的丝裤袜,大嘴则含住了她的奶头轻轻地咬住了她的奶子,舌尖不停地撩拨着。我的手将女人的皮短裙卷在腰间,大嘴下移至女人的小腹,舌尖对准她的肚脐眼,轻轻地舔着,然后我的手抓住表嫂的右腿,让它平伸在我的身侧,我将女人的腿抱入怀中,从她的大腿根处一遍一遍地由上向下抚摩,大嘴也贴了过去,从腿根处到膝盖处来回地舔了几个来回,然后我的大嘴移到她的腿根处的丝袜尽头,伸手揭开了她的三角裤与丝裤袜处的吊带。

张嘴咬住了郭凡的丝裤袜,向下一点点地扯着,将表嫂左腿处的丝裤袜褪到了膝盖处,然后如法炮制的将她的右腿的丝裤袜也褪到了膝盖处,我的双手搂住了大美人的一双小腿从膝盖处向下舔着,舔到了女人红色的高跟鞋上,我的舌尖舔着她的鞋跟、鞋尖,舌尖亲吻着她的鞋尖以及高高的鞋跟,接着小心地脱下表嫂红色的高跟鞋,依然用嘴扯下女人的丝裤袜,将丝裤袜挂在我的脖子上,右手拖起大美人的左脚,含住了表嫂的美人的趾头。

她的趾头涂着红色的趾甲油,好性感,我吮吸着她的趾头,舌尖不停在她的趾甲缝中亲吻不已,只弄得表嫂倚在谢谢上,呻吟不已,好骚好浪!我舔遍了她的小玉脚,含过了她的十个趾头,然后取过了女人的高跟鞋,再给她穿上,这样表嫂全身三点尽现,身上只剩下皮短裙及红色的高跟鞋,张着双腿,活脱脱的一个淫荡的妓女。

我将头伸向女人的双腿之间,我要为这个风骚迷人的表嫂舔穴,我将表嫂那双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一道肉缝,穴口微张两片阴唇鲜红娇嫩。我伏身用舌尖舔着双唇轻轻一挑,表嫂的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就搔首弄姿地站了起来,接着我双唇一张含住了女人的阴核,抿住了,舌尖对着阴核来回地挑动,“哦,表弟,好痒,啊,爽……”

表嫂双手按着自己的酥胸,倚在床上,张着双腿任由我亲吻她的阴蒂,她的阴蒂被我的舌尖如此地舔下去,硬硬地立在我的双唇间,我伸出牙齿轻轻地叩住了她的阴蒂,研磨了几下,只弄得表嫂浪叫不已,屁股娇颤着,她伸出双手抱住我的头,紧紧的抱着,小嘴中的淫叫曲阵阵高涨,我的大嘴咬着她的阴蒂稍稍大力一点,表嫂被挑逗得媚眼微闭、小嘴微张,浑身酥麻娇喘不已「唔…唔……喔…喔……」。

我滑溜的舌尖灵活地猛舔那湿润的小穴,我挑逗着吸吮那鲜嫩突起的小阴核弄得表嫂情欲高炽、淫水泛滥呻吟不断「哎哟…表弟…呀…我要…要被你玩死了……」

她酥麻得双腿颤抖不禁紧紧挟住我的头部,她纤细的玉手在我的背上疯狂地摸着,我用力地分开了女人的小穴,舌尖向里一伸,钻入了她的桃源春穴,抽动不已,我长长的大舌头在郭凡的骚穴中,狠狠地撩拨,一遍遍地刮着她的穴壁。

我只感到表嫂的身体在剧烈地抖动,她的手在我的头发里乱抓不已,小嘴中发出令我心醉的浪叫,我向外抽出大舌头,张开双唇夹住了骚货的左边阴唇,然后向上扯起,将她的阴唇拉扯得好长,在如此的挑逗下,表嫂渐渐地疯狂了起来,她知道她勾引对了。

她说:“想不到表弟上来就舔我的骚穴,你的技术好棒的,一看就知道是玩女人的高手,你的大嘴,弄得我欲仙欲死,待会大鸡巴进来,我会爽死的,一般那男人见了我的小穴,早就沉不住气了,早就上来干我了,可表弟一点也不着急,一看就是干大事的男人,你的大嘴松开了我的阴唇向下一移,天那,你的舌尖吻上了我的屁眼了,我被你舔得浑身一颤,啊,弟弟,你舔我的屁眼了,不要,好痒的。”

我抬头说:“表嫂,你的屁眼好香。”

表嫂一直以来的内心想法:“表弟威猛高大,我一直想勾引他,今天老公去海南了,我有一种想被男人操的冲动,我想起了表弟,所以下午我将我的肉体洗得干干净净的,在小穴和屁眼处还撒上香水呐,小屁眼肯定好香的,表弟低下头舌尖对着我的屁眼用力地舔了起来,我的屁眼被男人也舔过几次了,但都没有表弟弄得爽,好舒服,他的舌尖极力地向我的屁眼里钻入,大手捻着我的阴蒂,弄得我浑身发抖,口中乱叫,事后我才知道表弟这样伺候我,是为了干我的屁眼,他说第一眼看到我的屁眼,他就决定将他的大鸡巴插入,果然在第二天的上午,他征服了我的屁眼。”

我见表嫂这个骚货屁股浪扭,双腿乱蹬,知道她舒服得厉害,舔得更加有力,大舌头在屁眼和小穴之间来回挑逗,只搞得郭凡再也受不了,她用力将我从地上拉起来,小手抓住我的大鸡巴就向她的浪穴里塞,我知道是时候了,而且大鸡巴也很想进入表嫂迷人的浪穴里,于是我将表嫂抱上了床,分开女人的双腿跪在她的面前将大鸡巴对准了她的小穴向里一插。“噗滋”一声大鸡巴直直地插入了她的骚穴。

“哦,好大,爽”表嫂嫩穴深处就像虫爬蚁咬似的又难受又舒服,说不出的快感全身汤漾回旋着,她那肥臀竟随着我的抽插不停地挺着、迎着,激发的欲火使得她那小穴如获至宝,肉紧地一张一合地吸吮着龟头,我没想到表嫂的浪穴还这样的紧凑,毕竟表嫂才32岁。

我乐得不禁大叫「喔…美表嫂……你的小穴好紧……夹得我好爽啊……」我用力向下一插大鸡巴全根而入了。

郭凡大叫:“哦,弟弟,你的肉棍好大,插死我了,哦,爽耶!”

她浪吟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喔……喔……好弟弟……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了…你……好神勇………啊………」。

强忍的欢愉终于转为淫荡的欢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无法矜持,颤声浪哼不已「嗯……唔…啊……亲亲……你的好大再…再慢点用力………」

我知道她爽得很,大鸡巴轻轻地抖了几下后,又大力地抽插,粗大的肉棒在表嫂那已被淫水湿润的小穴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喔…喔…亲……亲弟弟……美死我了…用力插…啊…哼…妙极了。”郭凡不知羞耻舒爽得呻吟浪叫着,她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我,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我的腰身肥臀拼命地上下扭,挺以迎合我肉棒的研磨。

表嫂已陶醉在我年少健壮的精力中,舒畅得忘了她是我的表嫂而把我当作爱人!浪声滋滋满床春色,小穴深深套住肉棒如此地紧密旋磨是她过去与老公做爱时不曾享受过的快感,表嫂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

「哎……弟弟…我好…好爽……亲哥哥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不了啊……喔…哎哟……你的东西太…太大了……」表嫂浪荡淫秽的呻吟声从她那性感诱惑的润红小嘴频频发出,湿淋淋的淫水不断向外溢出沾湿了床单,我俩人双双恣淫在肉欲得激情中!

我嘴角溢着淫笑「心爱的小凡…你满意吗…你痛快吗…」

「嗯…嗯……你真行啊……喔……小凡太…太爽了…唉唷…」表嫂被我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欲火烧身、淫水横流,她难耐得娇躯颤抖、呻吟不断。

舒畅得语无伦次简直成了春情汤漾的淫妇荡女,我又狠狠地操了十几下,随既翻身下床将表嫂的娇躯往床边一拉,我站在地上,此时表嫂媚眼瞄见我胯下那根兀力红得发紫的肉棒,看得她芳心一震,暗想着真是根雄伟粗大的肉棒!

我拿了枕头垫在表嫂光滑浑圆的大肥臀下,她那撮乌黑亮丽阴毛覆盖的耻丘显得高突上挺,我站立在床边分开表嫂修长白嫩的双腿后双手架起她的小腿搁在肩上,手握着硬梆梆的肉棒先用大龟头对着女人那细如小径红润又湿润的肉缝逗弄着,表嫂被逗弄得肥臀部不停地往上挺凑着,两片阴唇像似鲤鱼嘴张合着,似乎迫不及地寻见食物。

「喔……求求你别再逗我啦……亲哥哥…我要大…大肉棒…拜托你快插进来吧…」。

我想是时候了,猛力一挺全根插入,施展出令女人欢悦无比的「老汉推车」绝技拼命前后抽插着,大肉棒塞得小穴满满的,抽插之间更是下下见底插得表嫂浑身酥麻、舒畅无比。

「卜滋!卜滋!」男女性器撞击之声不绝于耳,表嫂如痴如醉舒服得把整个肥臀抬高,前后扭摆着以迎合我勇猛狠命的抽插,她已陷入淫乱的激情中,是无限的舒爽、无限的喜悦。

「哎哟………亲…亲哥哥……好舒服…哼…好…好棒啊…我好…好久没这么爽快……喔……随便你怎…怎么插……我…我都无所谓……我…我的心都给你啦…喔…爽死我啦…小凡给你操,啊…大鸡巴老公,干死我」

表嫂失魂般地娇嗲喘叹,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欲火点燃的情欲,促使她表露出风骚淫荡的媚态,表嫂的脑海里已没有表哥的形影,现在的她完全沉溺性爱的快感中因为我的大鸡巴令她好满意,无论身心完全被我所征服,她心花怒放、如疑如醉、急促娇啼,骚浪得有如发情的母狗!

我将肉棒狠狠地抽插,「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我要丢…丢了……」。

表嫂双眉紧蹙、娇嗲如呢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神散一股浓热的淫水急泄而出,小穴泄出淫水后依然紧紧套着粗大刚硬的肉棒使我差点控制不住精门,为了彻底赢取表嫂的芳心,我抑制住射精的冲动,我把泄了身的表嫂抱起后翻转她的胴体要要她四肢屈跪床上。

女人依顺地高高翘起那有如白瓷般发出光泽而丰硕浑圆的大肥臀,臀下狭长细小的肉沟暴露无遗,穴口湿淋的淫水使赤红的阴唇闪着晶莹亮光,表嫂回头一瞥迷人的双眸妩媚万状的凝望着我「亲哥哥……你…你想怎样……」

我跪在她的背后用双手轻抚着她的肥臀,好美的圆臀啊「哎呀」娇哼一声表嫂柳眉一皱手抓床单,原来我双手搭在她的肥臀上将下半身用力一挺,坚硬的肉棒从那臀后一举插入性感的肉缝,我整个人俯在她雪白的美背上顶撞地抽送着肉棒,胴体不停地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硕肥大的乳房前后晃动着甚为壮观,我左手伸前捏揉着表嫂晃动不已的大乳房,右手抚摸着她白晰细嫩、柔软有肉的肥臀,我向前用力挺刺,她则竭力往后扭摆迎合!

成熟美艳的表嫂兴奋得四肢悸动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淫水直冒,大肉棒在肥臀后面顶得她穴心阵阵酥麻快活透,她的红樱桃小嘴娇喘发出声音,而「卜滋!卜滋!」的插穴声更是清脆响亮,肉体如胶似漆。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会玩穴的亲…亲哥哥……亲丈夫…我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哟……喔…喔………」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

「哥哥……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肉棒…美死了…好爽快…小凡又要丢了……」她激动得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荡声音是否传到房外,她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我得意地不容表嫂告饶肉棒,更用力地抽插,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她的情欲推向高潮,尖峰浑身酥麻欲仙欲死,穴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肉棒的抽插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

表嫂小穴里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烫得我龟头一阵酥麻。表嫂星目微张地在唇角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我感受到表嫂的小穴正收缩吸吮着肉棒,她已禁不住叫:「哎哟…哥…哥哥…好哥哥…大鸡巴哥哥…哎呀…我…我的小穴…哎…哎哟…美死了…美死我了…我的小穴…让哥哥…插死了…哎…哎哟……插死我了…哎哟…好哥哥…顶死我了…我好舒服呀…哎…哎呀…穴…穴心麻呀…哎…哎呀…快…快…快顶…哥哥…快呀…哎…哎呀…快…快…快顶…哥哥…快……快顶…我…我要出了…哎…哎呀…出了…出了…美死我了…哎哟…」

只见她全身猛抖,一股股的阴精直泄着。龟头被烫得酥酥的!她全身软软的,美死了,我更用劲插了。插得小凡阴精直冒。她的浪叫声,渐渐轻转,成了呻吟。呻吟声也渐轻,终于静悄悄了。原来,她已昏死过去。

但这种死去的滋味是很甜美、很难得的,一个女人在她的一生中若能「死」一次,可说无憾了!

郭凡只觉魂儿离了身,轻飘飘的。心跳微弱,舌尖儿冰凉。手脚也冰凉,美死了!想哼,哼不出来。要叫,叫不出来。只觉大鸡巴仍在穴内抽插着,全身是麻又养!又舒服又美的,美得晕了过去,我想起来小姨还在家,连忙打电话,说我公司开会过一会回去,我怕小姨问,说完就挂了,过了几分钟,表嫂才醒来。她轻轻声道:「嗯…大鸡巴哥哥…我死过去了…真舒服…大鸡巴太会干了…把我活活给干死了…」

我趴在表嫂身后笑问道:「死过去的滋味美不美?」

她媚笑道:「美、美极了…」吞一口水后,又道:「我恨不能天天这样死一回。」然后回过头看着我满头大汗的为她服务,她有些感动,将手伸过来:“亲弟弟,你累了吧,歇会吧,等一下,小凡再让你操。”

我于是将大鸡巴从女人的骚穴中抽出,然后坐在床上将表嫂一搂,让她倚在我怀里,叉开大腿,只见她的私处白茫茫一片,我捏了一下女人的奶头:“表嫂,你的淫水好多。”

郭凡伸手掐了一下我的屁股:“死弟弟,又叫人家表嫂,看看,小穴让你操的。”

“是你叫我操的,好爽,用力。”我学着她的叫床声,表嫂伸手又掐我一下:“你好坏哦!”

勾住了我的脖子送给我一个香吻,我一手揽住小凡的蛇腰让她移栽我怀里,一手扬起她的右大腿高举,大手在她的腿上摸着,羊脂白玉的腿儿犹如黑暗中的火把,十分的诱人。

我将头向下一凑:“小凡,张开嘴!”

“恩”她顺从的将小嘴打开,我吮了一口唾液,对准女人的小嘴全吐入她的小嘴里,郭凡闭着眼将这口爱液吞入,我的大嘴向下含住她的奶子,调着情,象一对久别的夫妻,我仔细的看了一下表嫂的阴户,心想怪不得她这样骚,看看她的穴相就知道了,阴户生得好低,阴户低要做鸡,天生一副挨干的命,偷汉子也算正常了,郭凡见我痴痴地看着她的小穴问:“亲爱的,想干吗呢?”

“我在想你的小穴是天下最美的了。”

“去你的,玩人家的时候才这样说。”

“真的,小凡,你的小穴真的很美。”

“你的鸡巴也不赖呀。”

郭凡小手一伸抓住了我的大鸡巴轻轻地捏了几下。

“哦,好爽,小凡,你,我……”

“说吗?”她淫荡的看了我一眼,我道:“表哥的鸡巴怎样?”

“他呀,绳子一样一上床就软了,每次弄得人家刚来劲,他就不行了,算了,不说他了,反正以后就好了。”

“哪里好呢?”

“以后有了你人家!”说着她的小手用力一捏我的鸡巴。

“啊,捏断了。”我装出好疼的样子,她急道:“啊,让我看看,咋办呢?”

“这个好办,用你的小嘴亲亲它就好了。”我两调着情,表嫂看了我一眼:“死弟弟,想让人家含它,还不明说?”

“好姐姐,我怕你不肯吗?”

“死相,人家的小穴都给你操了,你想让小凡口交,人家也不会拒绝的吗?”

“真的,你太好了,我不知道怎样谢你?”

“只要你以后多让你的棍儿在人家的这里活动就行了。”

“放心吧,表嫂,不,小凡,我的亲亲,凡妹,大鸡巴以后只给你一人享用。”

“去你的,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只怕见了别的女人,就把我忘了。”

“不会的,好凡妹,我只爱你一人。”

“好啦,我信你了,来吧,让小凡为你爽一下。”说着她趴在我的下体处,低头伸出手,抓住了我的大鸡巴,用手去握住它,然后用嘴含住龟头,开始上下地套弄起来。

「对!对!啊……啊……」我舒服地叫着。

阴茎下面的两颗珠丸,长得密密的毛,随着表嫂的套弄,跳跃起来,表嫂不时用指甲轻扣它们,表嫂勾着媚眼,她的小手已经在大阳具上开始套动,抚弄着!那对丰满的肉乳,正抖动晃摇不已,瞧得令人血脉喷张,表嫂竟是如此的风骚入骨,实在淫荡无比,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着说不出的妩媚淫荡!左手握着大鸡巴套弄着,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就把龟头含在嘴里,连吮数口,右手在方握住两个蛋丸,但见表嫂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左手狠命地套动大鸡巴,在龟头的马眼口就流出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着,又用牙齿轻咬着龟头肉,双手不停在蛋丸上抚弄,捏柔着,如此一掐一揉,一套又一吮,那鸡巴更是硬涨得更粗!

「喔……好……骚货……你的嘴……吸得真好……喔」表嫂的舌技使得我的哼叫声不断!她一边含着大鸡巴,一边淫荡地看着我舒服的模样,一阵拚命地吸吮着龟头,她说她爱死了我的龟头,她爱死了被奸淫的快乐!我的大鸡巴更加地硬了,大鸡巴在她的小嘴中频频地抖动,蓦得我想起来小姨还在家里等我,我将大鸡巴从表嫂的小嘴里抽出,“亲小凡,来让大鸡巴再弄你一次吧。”

再一次,我跟表嫂郭凡大战到两人都筋疲力尽为止,时间起码将近四十分钟。


Tags:
相关资源: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