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禁录】(57)

分类: 玄幻武侠
人气 / 2021-01-01 发布

【勇者禁录】(57)

第五十七章-格莱

格莱揉了揉眼,费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虽然脱离了枷锁的束缚,却依

旧有着被锁住的错觉,几日的牢狱之灾让他整个人都瘦了两圈,自己一度都走在

了死亡的边缘,而更让他不甘的是自己年仅只有八岁的儿子,就在他以为自己以

为会含恨而终时,公主大人终于及时的出现了。

西莉娅公主大人一席雪白的长袍裹身,看起来依旧是那么高贵美丽,当她出

现在牢房门前时自己还以为看到了天使,或许说在那一刻她就是天使,她带来了

他们无罪的消息,就像她先前约定的那样,众人胸中压抑的委屈与不安在那一刻

化为泪水,几个大男人在牢笼中喜极而泣的情形,现在想来倒是觉得有些丢脸。

昨天夜里在坎多的白羽广场为公主大人举办了盛大的狂欢盛宴,途中他们几

人也被请到了台上,连日来备受煎熬的几人都看起来有些疲惫和消瘦,但自由的

喜悦还是让几人的脸上挂着笑容,公主大人还为他们准备了一段振奋人心的精彩

演讲,连坎多国的国师也当众向他们道歉,并承诺了众多的赔偿。

当然晚宴的主角自然还是公主大人,他们错过了中午的欢迎游行,但在那狂

欢的气氛中,他们似乎又再一次看到了宇拉国的繁荣兴起,即使在牢中大家说了

一些丧气话,但这一刻他已经不记得那几日他们说了什么,随着丰盛的美食水果

和上好的葡萄酒进入肚子,他甚至以为那几日只是一场浑浊的噩梦。

其实那几日的牢狱之灾他们并没有遭到任何刑罚,甚至没有人来再次审讯他

们,但牢狱中那压抑的氛围令人窒息,几名卫兵有意无意的还会在门前讨论他们

几乎必死无疑,所有的罪证都指向他们,而最可怕的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

竟有没有强奸那个厨娘,心理的压力加上糟糕的食物和气味,暗无天日的牢房几

度将几人逼到了崩溃的边界,在周围牢房的哀鸣声中消极的抱怨了些什么,至于

内容,他不记得了,又或许是不想记得。

「噔噔蹬」

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格莱的回忆,吓的他一抖。

「谁?」

「我…比尔」

「哦…门没锁…」

推门进来的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下巴上留着一小撮在精灵族中比较少

见的胡须,比尔是一名铁匠,比自己大两岁,以前宇拉国还在时他住在自己的隔

壁,所以两人的关系也算不错,尤其是城破后三人几乎相依为命四处逃窜,友谊

更是加深了不少,而之前的牢狱之灾,比尔自然也没能幸免。

此刻两人看着对方,却多少有些尴尬,比尔拿起桌上的木雕摆弄着,似乎想

等对方先开口。

「你来…是因为昨晚的事吧」

「…嗯」

「凡呢?」

「刚才来时遇到他了,小家伙似乎完全没受监狱的影响…」

「嗯…那孩子也经历过不少事情了…」

说话间,外屋的门再次响了一下,不一会后另一个人也走了进来,看到比尔

和格莱都在看着自己,有些尴尬的说道。

「果然…昨晚的事…」

「嗯…」

进来的人是利林德,从卡瑟兰出发随行时才相识的老乡,之前在宇拉时住在

西区,是一名木工学徒,所以之前和两人并没有见过面,二十岁出头的模样此刻

也还显得有些稚嫩,仿佛他在这两年的逃难中也并没有经历太多的事情。

「那件事要怎么办?真的要保密吗?」

「不然怎么办?」

「可…那是公主大人啊」

「难道你还想回到那间牢房吗?如果再进去,我们可真的会死」

「但…但这样…我们现在究竟算什么…」

利德尔的连续发问让几人陷入了沉默,比尔最终叹了口气说道。

「我们又能做什么…就连公主大人都无能为力…」

「唉…」

「公主护卫团的几位大人也一位也没有见到」

「这么说来…确实…一向形影不离的杰西卡大人昨晚也都没有露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在昨晚的狂欢进行到一半时,几名侍从将七人再次带到了一起,格莱的儿子

凡不在其中,一名主管打扮的人告诉他们,国师为了表达歉意为他们准备了特别

的节目,随后将他们带到了附近的一处建筑内。

几人进入建筑后发现这里是一处小型的剧院,大约可以容纳五十人左右,在

最靠近舞台的长桌上摆满了同样丰盛的佳肴和美酒,舞台此时被巨大的落地幕布

遮挡着,当几人在桌前就坐后,主管将一张纸递到了几人面前,而在看到内容后

几人先是一愣,随后震惊的相互打量着,最后都将目光投向了主管,而主管则面

目表情的指向舞台黑暗的角落。

透过丰盛美味的食物后,几人看到了在那不起眼的角落里,一排冰冷到令人

心寒的箭矢正对着他们,而手中的纸上,则写着:在表演结束前发出任何声音的

人都要死。

几人的背后都冒出了冷汗,眼光无法从那排冰冷的箭头上离开,而在这时前

方的幕布却缓缓的向两侧拉开,最终将一副更加震撼的情景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宽大的舞台上,放置着几件简单的家具,显然是在模拟着一间卧室,而在床

前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的,赫然是坎多国的国师阿佛瑞,他一反平常那温和可亲

的态度,脸上挂着高傲而轻蔑的表情看着台下的众人,一手抚摸着胯下正上下起

伏的粉白秀发。

跪在阿佛瑞身前的女人专心的吞吃着那异族男人的肉根,完全不知道台下正

有一批观众在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而女人身上穿着的圣白的长裙,如果几人此刻

不是太过震惊,便能很快发现这长裙似曾相识。

因为无法看到女人的容貌,所以几人很快从震惊变成了疑惑,虽然那长长的

耳朵告诉几人女人是他们精灵族的一员,但他们依旧不明白为什么坎多国的国师

要让他们看这些,而这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不敢出声,几人只能相互交换着眼神,再看看台上的「表演」,而格莱

最先发现了不妥的地方,粉白的秀发加上洁白的长裙,这个身影就在不久前他还

看到过,但他无法相信,那个正在台上吞吃人类肉棒的女人是公主大人?只是一

想,他都觉得这个想法太过荒唐。

但是越看,那荒唐的想法就越向自己靠近,阿佛瑞也看到了他最先吃惊的眼

神,嘴角轻轻的上扬了一下,同时加重手中的力度将女人的头部下压,将自己的

肉屌狠狠的挤进女人的喉咙深处,享受着女人因为突然猛插而挣扎起来的颤抖。

「怎么样?西莉娅,老夫的肉棒味道如何?」

「呜…嗯…」

女人因为头上的力度无法回答问题,而硕大的龟头此刻则正堵塞在她的喉咙

深处,无法向下吞咽也无法吐出,喉咙不自觉的进行了几次收缩吞咽,却只让喉

中的异物又膨胀了几分,如果不是太过难受的原因,她或许还能感觉到那从马眼

中分泌的苦涩精水。

台下的几人听到阿佛瑞的话则都是一脸震惊,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女人略微

颤抖的背影,那洁白的长裙在这一刻变得如此熟悉,就在不久前,他们的公主大

人便是穿着同样的装束,在那台上说着令人振奋的演讲,这不可能,刚刚还说出

那豪言壮志的檀口,怎么会一转眼便在这小屋中吞吃异族男人的鸡巴呢?

阿佛瑞满意的看着众人的反应,右手松开了对女人头部的按压,女人则猛地

向后仰头,吐出了那挺硕丑陋的肉屌,还没等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喉咙已本能的

干呕起来,而台下几人此时也看到了女人的侧面,但女人的眼上锁着一条黑色的

眼罩,还没发完全确认那就是他们的西莉娅公主大人。

「告诉我,西莉娅,老夫的肉屌味道如何?」

阿佛瑞托起女人的下巴,看着台下的几人问道。

「咳…阿…阿佛瑞国师的…肉…很…美味」

「!!」

当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台下的几人则彻底震惊了,那真的是西莉娅公主大人

的声音,即使眼睛还无法确信女人的身份,但声音已经完全打破了几人最后的怀

疑,格莱看了看比尔,比尔则张大着嘴巴看着台上,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喉咙蠕

动了两下后最终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哦?西莉娅喜欢老夫的肉棒吗?」

「…」

短暂的沉默让阿佛瑞眉头微微一皱,抬起脚背便探向西莉娅前面的短裙,冰

冷的铁制狮鹫鞋头划过那稚嫩的肉鮑,惊得西莉娅浑身一震,哀声一喘后说道。

「喜欢…西莉娅喜欢…」

「喜欢什么?」

「西莉娅喜欢…吃国师的…肉…棒…」

西莉娅艰难的吐出最后两个字,每次当她被迫说出这令人羞耻的台词,都感

觉自己又堕入了深渊一截,尤其此时自己的双眼被蒙住,她无法看到阿佛瑞对此

的反应,他一定在嘲笑自己,比起肉体上的沦陷,她更厌恶这精神上的折磨,但

她对此无能为力,阿佛瑞答应过她,只要今晚乖乖听从命令,明天她便能见到自

己的父皇与母后。

即便西莉娅心中有着万难的苦衷,但对于台下几人,刚刚的那一席话已经成

功撕破了公主大人的神圣外衣,他们都无法相信那么淫乱下贱的台词,竟然是从

平日高贵圣洁的公主大人口中说出来的。

「告诉我,西莉娅,在你吃过的男人的肉屌里,你最喜欢谁的?」

「…这…」

「说啊」

「阿…阿佛瑞国…」

这个答案似乎并不是阿佛瑞想要的,他打断了西莉娅的回答。

「喔,我似乎问错了,告诉我,除了我之外,你还吃过谁的肉棒」

「这…没…没有…」

「啧啧,这可不好,作为一国之主,说谎可会是引发严重后果的,在作出决

定前要深思熟虑知道么?」

阿佛瑞的声音越发冰冷,西莉娅虽然早已明白自己已完全沦为玩物,但当事

实摆到眼前时,那内心深处的自尊还是做了无用的抵抗,屈辱的眼泪顺着眼睛上

的皮罩流向了两侧,一些则留在眼缝之中蛰的眼睛隐隐作痛。

「安…安东尼国师…」

台下几人以为今晚不会再有更加震惊的消息时,安东尼的名字让他们再次睁

大了双眼,公主大人,和安东尼国师?那位已经年近六旬的国师大人?抛开两人

的身份不说,单单想到年轻美丽的公主大人,会为几乎可以做她爷爷的男人吸舔

阳物,都让几人错愕不已,更何况公主大人一向以伯伯称呼国师大人,想不到私

下竟然有如此淫乱的关系,难道说平日公主的高贵都是装出来的?

「还有呢?」

「…罗…罗德」

「哦?那是谁?」

阿佛瑞原来也不知道所有的情况,西莉娅暗暗有些后悔,但事已至此只好继

续说道。

「卡瑟兰的…酒馆…老板」

「啧啧,一介贱民都可以肏到的小嘴吗?看样子你是真的很喜欢吃男人的大

鸡巴呢,不知道你的臣民们知道后会作何感想」

台下的几人看着阿佛瑞投来的目光,心中五味杂陈,都不知道对此该有怎样

的感受才对了,今晚的冲击甚至远远大于入狱的那几日。

「不…不是的…是他…」

虽然想说强迫自己,但西莉娅意识到当时几乎是自己主动送上门去,带着无

能为力的愧疚感送上了自己的小嘴。

「继续吧」

「…没…没有了」

「没了?」

「真的没有了…」

「哼,我怎么听说还有一名叫做鬼狩仁的少年?那个杀掉了库洛国副族长之

子的狂妄小子」

「这…仁…仁他没有…逼我…为他」

「哦?不会享受的小子,你的小嘴功夫可不比下面的骚穴差」

阿佛瑞的口气就像是在评价一道菜一样稀疏平常,但对台下的臣民来说,一

次次的信息刷新着他们对公主的认识,在片刻之前西莉娅这个名字对他们来说还

是高贵圣洁的象征,但此刻,他们只能看到眼前这淫乱下贱的妓女,蜷伏在男人

的脚边如同一只忠诚的母狗,来到坎多国这短短不超过十日之中,那陌生的友国

国师便已操弄过他们想都不敢想的高贵小穴。

对于格莱来说,这一晚无疑已成为他人生中最震撼难忘的一夜,他们几人或

许和他一样,此刻的无言已不是来自纸上的威胁,而是来自内心的震惊,在接下

来的时间里,他们看到西莉亚公主缓缓褪下了那圣白的长裙,看到了他们想象不

到的浑圆双乳,公主大人雪白的奶子,在舞台的灯光下散发着微弱光晕,而在人

类男人的搓揉下更显得无比柔软弹滑,那粉红的乳粒如果含在嘴中,应该是香甜

可口的吧。

台下的格莱一度有些晃神,在入狱时,公主还来探望过他们,她那时还仔细

的询问过事情的经过,难道那都是装出来的?为什么?有什么必要呢?他的内心

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果然他还是无法相信公主大人是如此下贱的女人,他们一

定是抓到了公主大人的把柄,或许就是他们本身,对啊,宇拉国的国民不就是最

好的威胁吗?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还要为他们举行晚宴呢?

台上的淫乱表演只是为了一时蒙蔽了他们的判断,格莱意识到,只要冷静下

来,公主大人并没有做错什么不是吗?她只是和他们一样被挟持着,在公主大人

的身后肯定是比那冰冷箭头更大的威胁不是吗?

「淫乱的婊子…」

耳边传来一句低弱的声音,格莱惊讶的转过脸,看到一旁的男人双眼已充斥

着血丝,他与那人并不太熟,只在同行队伍中见过几次,似乎在宇拉时便是个无

业游民,此时他的手在自己的胯下搓揉着,双眼死死的盯着台上的春光,小声重

复着刚刚的低吟。

「婊子…淫乱的婊子…」

舞台之上,阿佛瑞已将半身赤裸的西莉娅公主压在床上,一手在公主大人的

身后卖力抠挖,此时的角度只能看到公主大人趴在床上的正面,眼罩遮住了她的

视线,粉白的秀发易变的有些杂乱,樱红的双唇纠结的撕咬在一起,极力的忍受

着身后的动作,完全想不到自己的臣民正在台下意淫着自己。

格莱虽然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旁边的同伴,但远处的箭矢依旧让他不敢轻举

妄动,即便意识到自己不过也是今晚表演的一部分,他又能做些什么呢?冲上台

去,留下自己八岁的儿子?他做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视线回归于黑暗之后,泥泞而微弱的滋滋声却越发的响亮起来,随之还时不

时的夹杂着公主的一声轻吟,周围同伴陆续加重起来的粗喘声也开始在自己的耳

边回荡,没多久他听到了旁边同伴发出一声深吸,而同时台上传来了公主明显加

重的一声呻吟,还有阿佛瑞那刺耳的声音。

「哦!真紧…」

「啊…呜…」

进去了?虽然明白自己不过是在自欺欺人,但他还是希望今晚的一切只是一

场梦,或许当自己醒来时还在那昏暗的地牢中,公主大人还在为他们证明清白而

四处奔波着,又或者他们根本没有离开那个叫做莱斯的小镇,这只是一场漫长而

疲惫的噩梦,但肉体交合所发出的啪啪声还是让他终于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爽不爽?」

「嗯…轻点…轻点…」

就在前方两米的舞台上,昔日美丽高贵的公主大人,此时秀发蓬乱的跪撑在

床上,柔弱的身躯在剧烈的冲撞下前后摆动,那诱人的雪白奶子来回甩动着,她

身后的异族男人满脸笑容,双手搓揉的那肥妹的公主肉臀,看着自己勃起的肉屌

一次次没入那稚嫩的淫穴,中年男人不断抽插品味着那年轻的蜜壶,不时肏的公

主发出苦闷的淫呓。

「叫出来,不要忍耐自己」

「嗯…嗯…」

西莉娅仍旧在做着最后的抵抗,她希望阿佛瑞在得到了她的肉体后至少能够

放过她一次,哪怕让自己再保留一丝丝尊严,但她显然小看了人们对他人残忍的

底线,他抓捏自己臀部的力量突然加大,疼痛让她的音量同时抬高,而随之而来

的便是两记巴掌,痛的她连忙喊道。

「哦…舒服…不要…这么大力…」

「是我肏的你太用力了吗?」

「嗯…国…国师的那里…嗯…轻一点…」

只要配合就可以了吧,西莉娅绝望的想着,就算今晚再耻辱,明天就可以见

到久未蒙面的父母了,一直以来她都没有打听到父母的消息,父母还活着的消息

对现在的她来说是最强大的精神支柱,哪怕舍弃这具肉体又如何?

阿佛瑞也感觉到了身前娇躯的放松,明白西莉娅再次劝服了自己,这是生物

的求生本能,哪怕情况再恶劣,人们总会想方设法欺骗自己,告诉自己事情会好

起来,但对他来说这只是无能者可笑的挣扎,他之前也肏弄过几名像她一样的公

主,她们开始也是如此幻想着能逃过自己的手掌,但现在呢?都已经为了百人甚

至千人操弄过的母狗,西莉娅是他新计划的第一只母狗,但他已经预见到这只带

着复国女王头衔的母狗,任由其他王公贵族奸淫玩弄的情形。

快速的抽插让那紧致的肉穴慢慢溢出了爱液,心理防线的退让让西莉娅很快

产生了快感,虽然耻辱但她意识到,无论对方是谁,自己的身体还是会感觉到舒

适,仅仅两天,她已经第二次允许这个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比起昨晚的痛苦无

奈,自己竟然有些适应了这次的交媾。

「嗯…啊…嗯…」

「不知道你的臣民看到你此时的样子会作何感想?」

「…嗯…不要…说他们…」

「我想他们一定会更喜欢你现在的模样」

「…哦…他们不会…看到…我如此…答应我…」

「为什么不呢?让你的臣民知道他们的公主也有血有肉,也会渴望男人的肉

屌大力肏干,还是说你更喜欢自己高大圣洁的王族形象」

「…不…嗯…好羞耻…不可以…呜…」

台上的刺激表演已经让格莱完全蒙了,开始他还期待公主能够做些抵抗,但

现在看来,西莉娅与阿佛瑞更像是一对不伦的恋人,那鲜美的肉体越发的配合着

身后的肏干,淫靡的汁液开始在两人的交合处迸溅作响,泥泞的啪啪交合声让他

下体肿胀不已,而一旁的同伴已经将手伸入了自己的裤子,快速的套弄着苏醒的

野兽,就连比尔也在搓揉着下体,双眼死死的盯着公主大人那晃动的奶子,时不

时的舔下嘴唇。

此时一旁的主管将七支水晶玻璃的酒杯放到了台下几人的桌前,并将另一张

纸条放在了杯子的旁边。

用你们的精液填充这个杯子,分量最多的一人,可以享受到你们公主大人小

嘴的服务,看到纸上的内容,格莱不自觉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下体,不,自己不

可以这么做,公主大人现在承受的不就是为了他们?至少他如此相信着,其他的

同伴也一定如此,但当他转过脸去,却发现一人已经急切的褪去了裤子,快速的

套弄起自己的肉根,急切的想要将污浊的精液射入杯中。

当第一个人将精液射入杯子中时,其他几人也已红了眼睛,七人之中只有格

莱、比尔和利德尔还没有褪去裤子,几人盯着台上的淫戏快速自慰着,那粉嫩的

嘴唇,肏进去一定会十分的舒服吧,如果也能抓揉下那对公主奶子就好了,几人

羡慕的看着阿佛瑞身体前压,一只手伸到公主胸前抓向那雪白嫩乳,搓揉把玩成

各种形状,另一只手仍旧抓在那弹性十足的水嫩翘臀上,而此时的角度更让他们

时不时看到了一截黝黑的异物,出没消失在那肥美的臀瓣之间。

「西莉娅的骚穴真是又紧又热,也算是中上品质的宝器了,如果你肯用它来

慰劳你的臣民们,宇拉国恐怕早已战无不胜了」

「…哦…不要这样羞辱我…慢点…嗯…」

「真想让他们也感受一下,你说是不是?上午游行时,你看到下面臣民贪婪

的目光了吧,他们一定也想要好好肏干你的小穴,像我这样」

阿佛瑞越说越兴奋,抽插的力度也不断加大,西莉娅被这凶猛的抽插干的四

肢无力,上半身已完全趴在了床上,如此一来更突出了那丰满的翘臀,结实的腰

肢挺着完美的曲线,蒙蔽的双眼已无法察觉此刻的自己有多诱人,台下的臣民已

经有三人射出了自己的精液,格莱也最终没有忍耐住,最后一个褪下了自己的裤

子,套弄着那早已膨胀不堪的肉屌。

至少自己比他们更懂公主的苦衷不是么?与其让他们肏到公主的檀口,不如

自己亲自上阵,这是更好的结果,格莱如此的说服了自己,至此他的视线便已经

无法离开公主那微启的双唇,一声声的娇喘总那里发出,粉嫩的唇瓣带着一抹樱

红,想要,想要进去,想要将自己的肉屌插入公主大人的樱唇。

然而当外面响起一声声巨响,台上的西莉娅和台下的臣民都被吓了一跳,阿

佛瑞此时已将西莉娅翻过身来,用正常位肏干着这位年轻公主,双手搓揉着那晃

动的双乳,西莉娅的奶子大小适中,一手刚好盈握,握在手中更是弹性十足,他

一边加速抽插一边说道。

「晚宴接近尾声了,你等下还要去露面一下,我们也放些礼花吧」

阿佛瑞说完便趴了下去,一口堵住了西莉娅的小嘴,舌头顺利的冲开了措手

不及的防线,顺利捕捉到了那柔弱的肉舌,滋滋的吸舔搅动起来,同时下肢的力

度也越发猛烈,每次的抽插都毫无保留的大起大落,干瘦的腿根啪啪的撞击到那

肥美浪臀上,肉屌飕飕的抽出捅入,带出晶莹的淫汁四处飞溅,而被堵住了小嘴

的西莉娅只能发出唔唔的呼声,迎接着对方最后的恩赐。

「哦!」

格莱只觉下体一松,噗噗的精液应声而出,他连忙抓过杯子罩了上去,看着

自己白浊的浓精不断喷洒而出,量大到自己都难以相信,有机会,他有机会干到

公主大人的小嘴了!当他抬起头,看到台上的西莉娅浑身颤抖,与阿佛瑞两人完

全合为一体,中年人类将那绝美的精灵公主压在身下,下体猛烈的颤抖收臀,每

一次收缩格莱都明白,他在向公主大人的蜜穴深处射出同样的浑浊精液,而公主

大人显然被那火热的灌浆喷上了高潮,整个人也在痉挛般的颤抖着,两条雪白的

大腿死死的缠在那异族人类的背上。

与此同时台下也结束了那滑稽的比赛,格莱失望的看到自己杯中的液体只拿

到了第三位,而第一位是他最看不起,最没有定力的那个无业游民,他兴奋的看

着其他人,好像自己做了一番伟大的事业,为宇拉国的伟大复兴贡献了巨大的成

功,格莱的胃部只觉一阵绞痛,无知的小人,在为有机会侵犯公主而高兴,如果

换作自己,他肯定会带着沉重的责任感。

即便如此告诉自己,当那无业游民爬上台时,格莱还是明显察觉到了自己的

嫉妒,当同伴兴奋的坐到公主大人的身上,将肉屌狠狠的捅入几近昏迷的公主小

嘴,他再一次的勃起了,男人用双手抱住公主大人的臻首,没命的凿击着那粉嫩

的小口,如果换作自己一定会很温柔,他怎么敢如此粗鲁?

台上的男人仍旧不敢发出声音,那忍耐的咆哮化作疯狂的抽插蹂躏着昔日公

主大人的嘴巴,他只在宇拉国庆时有机会见过两位公主大人,而自己则只是个渺

小的平民,他都没有奢望过公主会和他交谈,又岂能想到有一天可以将肉屌捅入

这张神圣的小嘴,王族的嘴巴,肏起来真爽!

经过了两度射精的他格外的持久,剧烈的成就感涌遍全身,公主大人起初因

为这凶猛的肏干拍击着他的大腿,此时却已无力的瘫软下去,如果没有蒙着这眼

罩,那美丽的秀目恐怕已经泛白过去,口水与精水交融的从口中带出,男人的肉

屌越发生猛,自己的小腹一次次顶到公主的鼻尖,甚至脸颊,他希望更加深入到

那喉咙之中。

台下几人羡慕的看着台上的激战,阿佛瑞在和主管打扮的人交待几句后便已

着衣离开,但几人此时早已无暇顾及,台上的同伴正痛快的享用着公主大人的小

嘴,干瘦的屁股坐在公主大人那雪白的奶子上,那感觉一定很爽,虽然比赛已经

结束,但几人仍旧套弄着自己的下体,却碍于一旁的弓箭手不敢逾越半分。

在经过近千百下的抽插后,男人终于一声低吼,将下肢完全压在了公主的头

上,双手死死的抓住床单,将自己已经淡薄的精水喷进了公主的喉咙深处,而西

莉娅此时已完全昏死过去,只在精水喷灌时本能的颤抖了几下,但依旧无力的吞

咽了所有的白浊。

当主管将几人带离房间时,格莱不舍的回头看向远处的床上,昔日圣洁的公

主大人此时几近全裸,双腿分开的躺在那里,下体的白浊也在从她的体内缓缓流

出,房间内的留下的卫兵也都静悄悄的看着那里,他们离开后卫兵们会不会上去

肏干昏迷的公主大人呢?会的,他们肯定会的,他们这群禽兽怎么会放过这么好

的机会?他们肯定会用肮脏的肉屌将公主全身的小洞都塞满,他们肯定会用各种

的姿势抽插操弄美丽的公主大人,让众人浓稠的精水注满那些淫靡的肉洞。

不过不久后公主大人便再次来到了广场中心,为晚宴的结束画上了句号,那

时的她已换过了衣服,并且重新进行了粉妆,看起来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

般,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格莱肯定以为公主大人只是去换了一件衣服而已,她怎

么可以装的如此若无其事,此时那再次恢复到高贵可亲的嘴脸突然让格莱觉得有

些恶心,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他的心中却浮现出一句,淫贱的婊子。

主管最后要求他们对今晚的事情完全保密,只要他们听话便可以优先成为坎

多国的一员,像今晚这样的福利也不会仅此而已,但如果一人泄露秘密,他们八

人便会被完全抹除,而他们也应该想清楚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宇拉还是坎多。

(待续)

Tags:
相关资源: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